老无所依的老所长

佛弟子文库   发布时间:2016/02/12

老无所依的老所长

老所长是我的远房表舅。他在我家里住了些日子,准备回家了。我提出帮他买车票,表舅立马说,那就给我买张动车票吧,坐过动车了,死了都知足。但查询后,发现动车停靠站是新建的车站,交通很不便,只好做罢。看着表舅一脸失落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当年,他曾担任派出所所长,穿着警服,很威风,日子过得很是不错。哪知老了,却落得个晚景凄凉。

以前在亲戚中,表舅是很受人尊敬的。国家给他分配了三套房子,按说退休后的日子更舒心才是,可是现在的他却是无家可归。七十岁的人了,自己一个人租房子过日子。就算是这样,表舅妈还会不时地过来骂他,这次吵闹中,竟然把他房间里的东西都用斧子砸烂了,连房门都给劈了几斧子,甚至还跑到法院起诉离婚。表舅被迫无奈,这才逃到我家里来住段日子。

我那表舅妈从来都不是个省事的主儿,夫妻俩连吵带打地过了近三十年了。表舅妈常不时地到处哭诉,说表舅是个二流子,握着家里的钱财不给她用,在外面有染等等。不仅如此,还有人大年三十上门骂表舅,说弄得他们一家妻离子散,找他要说法等等。听说这几年一到过年,表舅都没地方去,总是跑到乡下自己兄弟家凑合过的。

表舅落到这步田地,说起来也不是没来由。他比较贪、会算计,认钱不认人。当年他的亲戚们不懂国家政策,找他咨询或者请他代办政策内的事儿时,不管是亲戚还是亲兄弟,都必须准备礼物和钱财。

有一年,有一个拿红薯当饭吃的穷亲戚,不知道找他办啥事儿,实在没钱给他送礼,便送了他一口袋自己的口粮——红薯。表舅就当着穷亲戚的面,把红薯拿去喂猪了,让那位亲戚很伤自尊,这事也是亲戚们至今谈论的话题。送礼之后事儿办不成的,表舅礼物及钱财照收不误,从不退还。

表舅的一个亲兄弟靠着给人装卸煤炭谋生。一个冬夜里,在等煤车来的时候,冻得受不了,便躲在人家窗台下避寒风,却被误会为贼,打断了骨头。这个兄弟找表舅帮忙跟对方交涉,他还气咧咧地跟他要好处费。平日里,如果表舅看到哪个兄弟不顺眼,身为大哥的他,竟会联合、鼓动其他兄弟孤立这个兄弟。

有时候,表舅收到的水果类礼物太多,担心坏掉,他睡前就会大吃一顿水果,还一面吃,一面骂与他分居的表舅妈不懂得跟着他享福。

回想表舅当年刚入职场时,勤劳、谦卑、谨慎地工作,表现出色,颇得单位认同,慢慢地升到派出所所长的职位。当官后,渐渐变得唯利是图、六亲不认,更不用说对外人了。

做人做事,不得人心,也必定遭天谴,要不然怎么“天怒”、“人怨”要连起来说呢?很快,他的官职一降再降,最后变成普通职员了。

手上没权后,给他送礼的人少了,在失落之下,表舅捞钱更是不择手段。有个亲戚的户口是通过他挂靠的,表舅就打电话说需要再交两万块钱才能继续挂靠,亲戚在疑惑下,打电话去问,才知道根本没这回事儿。一个亲戚女儿被人拐跑了,焦急寻找中,喊上表舅帮忙,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孩子。到了饭点,亲戚虽然自己急得吃不下饭,还是到小饭馆里要了两个菜请表舅吃饭,表舅还嫌菜不够,竟然自己跑到厨房又点了两个挺贵的菜。亲戚本来就心情极差,看他这样,毫不客气地把菜退掉了。后来,表舅就到处跟人痛骂这个亲戚,听到的人,都拿眼冷冷地看着他,谁也不信。再后来,就没人愿意找他帮忙了。

表舅家里以前养过几只大狼狗,很通人性,最后都被他杀掉吃了。有一次,一条狼狗知道自己要被杀了,先是躲在表舅妈后面,后来躲不过去了,又躲到床底下,死活不出来。即便这样,最后还是被拉出来打死吃了。

如今最让他痛心的是他的两个孩子。一双儿女在表舅妈的鼓动下,几乎恨了他近三十年。不过这对儿女的运势也衰到了极点,他们不仅一事无成,还顺带背着一身债务。儿子的媳妇是近五十岁的人了,一个月只赚五百块钱。老舅说有段时间跟儿子一家住一起,他们共用一个厨房,儿媳妇做好饭了,他再给自己做饭。一次,他孙子看着不忍心,偷偷地端了两碗玉米粥给他喝。

以前,表舅的女儿在表舅妈的挑拨下,一直憎恨父亲,结婚后没让父亲在自己家吃过一顿饭。所以,表舅在他女儿最艰难的日子里,态度坚决地向女儿讨要属于自己的钱,同时坚决不准女儿回娘家住。尽管表舅妈疼惜女儿,但也不敢让女儿回娘家住。这些年,表舅的女儿将房子卖掉还赌债后,还欠着二十多万。在我们那个小县城,这几乎是个天文数字了。她租房子居住后,只好每天到广场摆地摊儿,以此度日。

现在,表舅最担心的是,万一哪天生活不能自理了,是不是都没人管他、连身后事儿也没人给办了呢?

表舅一生的行径,让我想起李宗吾的“厚黑学”。想当年,李宗吾自创“厚黑教”,认为只有脸皮厚、心肠黑,才能成功。哪知他这位教主并非因此成功,反而落得晚景凄凉、两个儿子前后夭折。他死后,乡人传言坟内有金银财宝,遭扒坟散骨,下场不可谓不惨烈。这位表舅可谓深得厚黑学精髓,同样是招致天怒人怨,处处不得人心、丢掉官职,家庭不和、子女不孝,老无所依。

同样的,表舅妈也不是个省事的主儿,行为彪悍,挑拨得儿女与父亲不和,也导致自己一生过得极不幸福,一双儿女怨恨父亲一生,结果没一个过得好的,家境贫寒、负债累累。

表舅的错,不是表舅妈和他儿女错的借口,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错亲手买单。这一家子的不幸,就是恶业相互感召的苦果,居上无德,折损晚辈,上下不和,家道落魄;在业报的抵偿中,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只有真心忏悔,改过迁善,才能改变命运,增上福报,善缘现前。

《净土》杂志2015年第4期  文/琳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