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修福慧,后世得富贵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8/02/26

今世修福慧,后世得富贵

命终之时,若想带着自己所积蓄的钱财、宝物至后世去享用,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畏惧来世贫穷、困苦,应该怎么办呢?唯有修布施、供养,作种种功德,广集福慧资粮。

过去,有一位国王名叫难陀,积聚各类珍宝希望带到后世享用。当时国王下令全国百姓毫无保留地献上奇珍异宝,由于太过贪图蓄积财宝,国王甚至将公主安置于淫女楼,并命令侍者:“若有人送宝物给女儿,须将其人连同宝物带来我这里。”国王无所不用其极地集宝敛财,因此,整个国家的钱财珍宝都被搜括殆尽,聚积于王库当中。

当时有位寡妇,非常疼爱唯一的儿子。没想到她的独子见到姿貌非凡的王女后,非常迷恋,但是因为家无财物,无法与王女交往,日夜想念因而病倒,身体日渐消瘦,气息微弱。寡母问独子:“你怎么会病得如此严重?”独子告诉母亲:“若不能与王女交往,我将必死无疑。”母亲回答独子:“国内所有一切财宝,尽被国王搜括无遗,哪里还有宝物呢?”寡母仔细思惟后,告诉独子:“当年你父亲下葬时,口中含有一枚金币,你若掘坟启棺,可以取得那枚金币,用来与王女交往。”于是,独子便到亡父坟冢,启棺取出父亲口中金币,以此金币得以亲近王女。

王女遵照国王命令,将独子连同金币送至国王面前,国王问独子:“国内一切钱财珍宝都在国库当中,你从何处得到金币?你一定还有宝物偷偷藏着,没有缴出!”于是,下令施以种种拷打,要独子供出藏宝处。独子启禀国王:“我实在没有藏匿任何宝物于地底,是母亲告诉我,当年亡父下葬时,曾于父亲口中放置一枚金币。因此我掘坟启棺,从亡父口中取得这枚金币。”国王立刻派人前去勘验独子所说是真是假,使者发现其父口被扳开,国王才相信独子所言真实不虚。

此时,国王独自思量:“我先前聚集一切宝物,无不希望带着这些财宝至后世享用;可是独子的亡父连含在口中的一枚金币,尚且带不走,何况我所珍藏的诸多珍宝,又如何能带得走呢?”

国王有感而发说道:“我一直以来,积极蓄积一切珍宝,希望随着我一起至后世。如今看到掘墓的人轻而易举就取走了金钱,一文钱尚且无法带走,何况整个王库的珍宝?我应当用什么方法,让这些珍宝随我到后世?以前,顶生王曾带领随从、军众及象、马等七宝到天上;罗摩王也曾造草桥,通达至楞伽城。现在既无天梯让我升天,也无桥梁通达至楞伽城,究竟要如何才能带着珍宝至来世?我实在是无计可施!”

此时,有一位辅相大臣,聪慧又知进退,知道国王的心意后,趁机进言:“大王所说,甚有道理!若投生至来世,必须要有财宝,然而珍宝以及象马,却无法带到后世。为什么呢?大王您现在的身体尚且不能随您至来世,何况是财宝象马!应该用什么方法可以将财宝留给来世的自己?唯有将今世财宝供养沙门、婆罗门,并济施贫穷,修种种善法,将此生钱财转为福报,福报必定能跟随自己至来世。”

辅相大臣又说道:“譬如面貌庄严之人,水中倒影必定庄严美好;水中倒影的美好与丑陋,都随本人的相貌映射;人若庄严,则倒影庄严,人若垢秽,倒影则垢秽。今世的所作所为,如同临水照映的身形,后世所受的果报即如水中倒影。以持戒、修慧,庄严身形者,后世必得庄严可爱的果报;若造恶之人,后世必受苦报。现世深信因果,以财物供养父母、师长、沙门、婆罗门,及贫穷困厄的人,其后世所得果报,即如同临水照影,照映布施、持戒、修慧所得的庄严身影,富贵安隐的果报于后世显现。

大王拥有众多大臣、辅佐、随从、宫人、婇女、吏民及音乐倡妓等,但是无常来临时,一旦命终,众人哀伤悲恸,也只是送至坟冢,便各自返家,无有一人能跟随大王,一同至来世。所有后宫亲眷、侍者,国库贮藏的所有珍宝,象、马、宝车一切娱乐设施,国土、人民,庭园、游乐处所,全部尽舍,无可相随,只有自己孤独逝去,唯一相随的是此生自己所造作的善恶业,永远紧追不放。

人在临命终时,气息粗糙、喘息不止;喉舌干燥,既无法喝水吞咽,也无法开口言语;目光无法依自己的意愿瞻视,身体筋脉逐一断绝;风大如刀,支解形体,四肢软瘫衰弱,关节如废,不能动转;举身酸痛,如被针刺。当命尽终了,孤独无伴而去,一切所爱亲友,必定舍弃分离,只身处于一片漆黑,如身坠深坑、独游旷野,见不到任何人,更无同行伴侣,只有自己踽踽独行于恐怖的黑暗中。此时,唯有此生所修福德能作为亲伴,保护自己。所以为了来世,应当把握现在修福、修慧,庄严自心,累积善法资粮。”

辅相大臣婆罗留支为了更清楚说明唯有此生广修众善,方能利益将来的道理,便以偈子赞叹大王:

“虽有诸珍宝,积聚如雪山,象马众宝车,谋臣及咒术,

专念死时至,不可以救免,宜修诸善业,为己得利乐。

目如青莲者,应勤行戒施,死为大恐畏,闻者皆恐惧。

一切诸世间,无不终没者,以是故大王,宜应观死苦。

目如青莲者,应当修善业,为己得利乐,宜勤行戒施。

人命寿终时,财宝不随逐,壮色及盛年,终不还重至。

目如青莲者,应当修善业,为己得利乐,宜勤行戒施。

弥力那侯沙,耶耶帝大王,及屯豆摩罗,娑伽跌利不,

翘离奢势夫,逾越频世波,如是人中上,众胜大王等,

军众及群官,悉皆灭没去,欣戚相续生,意念次第起。

目如青莲者,应当修善业,使己受快乐,宜勤行戒施。

财宝及荣贵,此事难可遇,福禄非恒有,身力有增损。

一切无定相,地主亦非常,如此最难事,今悉具足得。

目如青莲者,应具修诸善,使己受快乐,宜勤修戒施。

劲勇有力者,能越渡大海,专念健丈夫,能超度诸山。

设作如斯事,未足名为难,能利益后世,是事乃为难。”

典故摘自:《大庄严论经·卷第三(十五)》

省思:

佛法云:“现在因,未来果。”国王难陀希望来生能够过着如同今生的富贵安乐,却因为没有正确的知见观念,不懂得因缘果报的真理,误以为拥有全国人民的财富,便能确保来世富足,直到寡妇独子取得亡父口中金币一事,及大臣的方便引导下恍然醒悟:“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了知来世安乐富足的善果,源自于今世勤修众善,广集福慧资粮的善因。我们若能时时知因识果,秉持正知正见于生活中落实,非但来世如意,所在之处必能随所住处常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