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阴身的定义与寿命

作者:慧律法师 发布时间:2014/04/09

中阴身的定义与寿命

中阴身的定义

自亡者断气,第八意识脱离躯壳,至转世投胎前之历程称之为「中阴身」。所谓「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前阴已谢指此期寿命已尽,后阴未至意谓尚未投胎。就一般而言,人死后皆有中阴身。然大善大恶者则无。一人生前积极行善,认真修行,对三宝及净土深具信心,断气后毋需历经中阴阶段,刹那间往生极乐。升天及下地狱者亦等同此速。生前未闻佛法,然奉行十善,乐善好施,为世间之大善人,百年之后,亦得瞬间投生天堂。生前作奸犯科,烧杀掳掠,瞋恨恚怨,强取豪夺,此等极恶之徒,命终直入地狱。至于贪念重者则堕鬼道。

中阴又称「中蕴身」、「中蕴有」、亦称「中阴有」、「中阴身」。藏文「中阴」意为「一情境结束」与「另一情境展开」间之过渡时期。断气、甫亡谓「死有」,来世投胎(即转世)时曰「生有」。据《俱舍论》卷十所载,死亡瞬间至来生出世之刹那(即投胎、入母胎内),其中间时段称「中有」。因仅意识存在,并无实质肉体,乃由意识作主宰,幻化而来,非父精母血孕育所成,故称意生身、意成身或化生身。此时,四大之聚合恰与死时相反,与贪瞋痴相关之思想伴随而来,风、火、水、地亦相继到来。

善恶未判的中阴身

此意生身与《华严经》提及佛十大身中之意生身大不相同。佛陀证得清净法身,故其意生身乃随愿所生,随其清净之愿力(至十方世界度众)而生。众生之意生身乃意识所成之身,形成元素为业力。彼已摆脱色身束缚,远较生前自在。初往生时,灵魂甫脱离肉体,其舒适不可言喻。此时神识往上飘浮,于己色身历历可见。故人亡故后,会流连于棺椁或病榻旁,观看自己色身。此时善恶尚在对判,业力未形成,故极其自由。因其极轻灵、敏锐,故觉知力为生前七倍,且具他心通,可阅读他人之心识。此段时间长短不等,或七日、十四日,乃至四十九日。

据经云,中阴身速度犹胜光速,于一念顷即可投生他方世界。在业力尚未形成前,可神通自在,随心所欲至向往之处,可穿墙走壁,纵山河大地亦不为所障。极具活动力,其移动方向则取决于过去之业力、习气。透过观想,希求之物立时现前。思衣得衣,思食得食,全系唯心所造。

第一章所提及之奇鲁戴医师,于脱体状态中思及死亡,不禁心生恐惧,大喊:「妈妈!」即此一瞬间,神识飞至位于千里之外赫尔辛基的娘家。由此可知,在此状况下,意识可瞬间到达自己欲往之处。

奇鲁戴医师述及自己回至家中所见情景:「客厅里,我母亲正在缝制一件有花朵图案的长袍,我姐姐五岁的女儿则坐在地板上画图。我心想:(不知姐姐到哪里去了?)突然,场景改变,我已置身一鸡尾酒吧,见姐姐正与一名男子相谈甚欢。我四下张望,却未见姐夫,颇觉无趣,遂兴起回家之想。此念才动,即已回至千里之遥的拉普兰德家中。当一思及己之色身,意识随即回至色身内,始觉色身冷而僵硬,随即睡着。翌日,打电话回家,证实昨日所见并非幻觉。复致电姐姐,问及昨夜行踪,姐姐支吾其词,我说出鸡尾酒吧之事,姐姐至为震惊。」

美国亚利桑纳州高速公路上,一印第安女孩发生车祸,被一男士救起。女孩告诉男士:「请让我安静一下。」随即闭上眼睛。约莫十几分钟后,复张开眼,交代该男士,盼彼至印第安保护区,将自己死讯通知母亲,并请彼转告:「我虽走了,但请母亲放心,因我已与父亲在一起。」男士至远在千里外之印第安保护区,将遗言转达,其母领会地用力点头,将男士领至一置有棺木之房间,原来,女孩之父甫辞世不久。就实际情形而言,女孩无由得知父亲死讯,倘欲解释此现象,应是于另一确实存在之世界中,人类能如光速般移动至念头所到之处,因其所处之空间,非吾人目前所处之三度空间,故可于一瞬间由甲地移动至乙地。

濒死体验研究之先驱穆迪有一女性朋友维依,曾因急性胆囊炎开刀。手术进行当中,其心跳突然停止,彼时,维依脱离体外,自天花板得见医护人员忙乱情景,虽欲与彼交谈,却无人觉察自己存在,亦听不见自己声音。维依轻飘飘走出病房,至医院会客室,见女儿凯西肩披二条不搭调之披巾,对女儿之怪异装扮颇为不满,复至另一室,见干弟与朋友言及:「本拟于今日前往雅典探望亨利伯父,但得知维依病危,欲留下帮忙,故取消雅典之行。」维依本视此皆为幻觉,经求证,果确有其事。女儿系因乍闻母亲入院手术,慌乱间随手取一披巾即奔赴医院,不意竟多取一条。至于干弟取消雅典之行,亦完全属实。

西元一九七六年,医学教授金芭莉于医院担任社工时,遇到一濒死案例:「玛利亚为心脏病患者,入院第三日,心跳忽然停止,彼时,院方将其安置于医院北侧二楼之加护病房中,身上满缠胶布及管线,病床周围有各种装置及萤幕。医护人员为其施行心脏按摩、输送氧气及注射。见其呼吸、意识回复,我始安心离去。是夜,护士来电通知我,言玛利亚急欲见我,且情绪似极激动。我赶至医院,玛利亚一把抓住我手腕,将自己脱体而上升至天花板,眼见医师急救之过程一一叙述。由于稍感无聊,欲至病房外。方一动念,即自动移至病房窗外,医院大门口正上方。玛利亚说明所见景物,后经我求证,丝毫无误。玛利亚复移至另一侧,于三楼某扇窗户外,见窗框稍偏外侧处有一只蓝色网球鞋,鞋之小趾部分已磨损,鞋带绕至鞋跟下。玛利亚自认所见绝非幻境,遂请我代为寻找。我果于医院西侧三楼某一病房窗边寻获此鞋。」

由上述诸例可知,自肉体脱离而出之某种主体(神识),能对外界有所感应,并能自由自在移动至各处。多数体验者脱离肉体时,欲由某处移至另一处,中间并无移动过程,只须动念,即可于瞬间抵达。即令有移动过程,亦可任意穿越墙壁及紧闭之门窗,乃至穿越他人色身。

众生于生死迷茫,轮回六道之中,无论其为胎生、卵生抑或湿生、化生,皆由身、口、意之善恶业所感得。行善感召至善道、为恶感召至恶道,业果如是,非何人所主宰。业即因果之总和,因果相续不断,致有六道轮回。由此得知,众生之意生身为无明、业力及因果之综合,唯因暂时摆脱色法之束缚,故得此神通自在。身历此境,自不愿受色身之羁锁。

欲界中阴之形体

欲界中阴,高约二尺,似五、六岁之幼童,且诸根明利。纵生前为残障或痼疾,中阴身时,则完美无缺,故祭拜时,亡者必然知悉。人甫断气,即具天眼,多远皆可得见。故一上香,魂魄随至。若非如此,民间所谓牵亡魂(召引亡魂),又何由牵之?死前何以会昏迷?此乃因神识为肉体牵制,而感痛苦、昏迷。中阴身近似脑部神经系统,若神识脱离色身,神经系统之作用全失。此际即无所谓「昏迷」。昏迷仅适用于生前。若断气,神识脱离色身,何人前来探视均一目了然。如手术时不治,亡者于手术台即可知谁在身旁。神识飘浮于天花板上,俟遗体运出,亦尾随而去。

菩萨之方便中阴形体

证悟菩萨果或有修有证者,其中阴身系方便说,此乃欲救度中阴众生而示现,形貌为一壮年,身量高大。因智慧高超,身形圆满,绽放光明。菩萨欲入胎时,光明照耀百千俱胝之四大部洲,为智慧愿力身,不同于凡夫之无明业力身。

色界中阴之形体

色界中阴身,完满如本有,具惭愧心,与衣俱生(一出生即着有衣衫)。人出生时皆赤裸其身,天人出生,衣物已然具足,且视其福报大小,衣物优劣互异。中有身形质极微细,非同类不能得见,须频率相同方可得见。有修得极清净之天眼者(如人间修得定功者),亦可得见天人,以其频率相同故。

中阴身之饮食

欲界中,有食极微细香气之众生,谓「干闼婆」。意生身亦专食香味以滋养其身(因其有意识,故仍须饮食)。子孙祭祖时焚香,即此用意。起乩、拜神皆焚香,即因鬼神乃触气而饱,香为其饮食。父母亡故后焚香祭祀,其所食非所供之饭,乃是食供品及香之气味。焚香亦有等级区分,较无福报者食恶香,纵好香现前,亦无福消受;福报深厚者食好香。若焚好香可感得善神食用,点恶香多感得鬼道众生前来。

六道中阴之形色

中阴身时常希求,觅其出世因缘,寻查来世当生之处,故又称「求生」,且因其为本有坏后,于次生之间暂时而起,故称为「起」,寿命短者仅刹那之间耳!欲界、色界众生方有中阴身。六道众生之中阴身各不相同。据《大宝积经》所载,地狱之中阴形貌丑陋,面如焦炭。畜生之中阴似烟,无固定形状,其生前即无定性、无意志力或因愚痴,故感得此。饿鬼之中阴形色如水,视其福报而有清浊之别。人天之中阴形如金色。色界(天界)之中有其色鲜白,以其具禅定功夫,心不混浊,故通体透明。至于无色界之中阴身,非凡夫所能了解。例如佛入涅槃时,无色界众生亦哭泣,泪洒雨下,其中阴身系微细四大,非人间所能见。

中阴身之有情,或有于神识脱离时,即见自身为双手双脚,或为四脚,甚或多脚、无脚等情形。何以故?此因中阴现前时,视亡者所造之业,决定投生之处。此际虽未投胎,已可见自身之变化。因来世由业所感,故其形量及所到之处与本有之形貌相似。如欲投胎为虎,于中阴身时,即可发现自身有四只脚。简言之,断气后,中阴身脱离色身,其形状已大致固定。欲投胎至何道,其形貌已形成,自然朝其共业及父母之因缘而去。

中阴身业力强、速度快,具最疾之业通。其本具定力、神通力、意志力、愿力及威德力,然一旦决定投胎之处,此五力旋即消失。以其随念而走,起何念即投胎何处,故念念应注意自己起心动念。念清净之佛国土,即转生莲花内。生死关头最为紧要,遇善缘则生善道;遇恶缘则堕恶道。故阳世眷属,当设大供,供养三宝,仗三宝之威光以资神识,往生善道,或转读世尊所说经典、持念佛名,仗佛力令亡者离诸恶道。

中阴身之寿命

中阴身之寿命,每七日为一周期,亦即中阴身每七日内皆有可能转世一次。故每七日需为亡者诵经、做七或拜忏、念佛,以增亡者之福,期令投生善处。若亡者善根深厚,或可藉念佛功德得度,往生极乐世界。然所谓七日一周期之寿命,亦为一概略数字,非必定如是。有断气后三、四日即转世,然亦不乏逾经月未投胎者。七七四十九日后尚未投胎,倘未藉任何善根之力,则会沦为鬼道。民间有「牵亡魂」之习俗,若已亡故三年五载,仍可牵出亡魂,即表此人已落入鬼道。因中阴寿长至多四十九日,于此期间未转世即化为鬼,极难超生。

以其属另一道,既已形成固定生命形态,欲由此模式转换为另一模式,殊属不易。故应于亡故之四十九日内,积极做种种功德。然此为亡羊补牢之作法,若欲正本清源,实应于平日即早作准备,精勤不懈,行善布施。莫俟往生后由子孙代做,所得利益相去甚远。

死往何处

死亡并非意味全盘毁灭,乃为另一生命之肇始。人亡故后,随三种力量而去。

1、随业而去:随所造善恶业中最重者投生。业即为一种造作,具因果之连锁性。商有商业,工有工业,行善有善业,为恶有恶业,故古德云:「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具真知卓见之智者,应及时行善、用功,求往生极乐。既知命终将随业而去,当于一切造作皆善加用心,因造作即形成吾人之业。

2、随念而去:意即随起心动念而去。举例言之:一人每日瞋恚愤怒,此发怒之力量(念头)胜过其他,以瞋心将化作火,此人临命终极易堕地狱。若贪念重,执着子孙、财产,临命终强者先牵,何种念头最强,即顺该念头去投胎。当知,修行即在修正自己的念头。若不识此,虽拜佛、礼忏、作早晚课,却未在修正念头上下手,念头始终于原地打转,未能宽恕他人,芝麻小事即被束缚,虽终日念佛,然闲来即道人长短,徒重形式,未掌握修行要旨。如实修行者即无诤,非但与众生无诤,其内在亦无抗拒。是以于起心动念应特加警惕。

3、随习气而去:习气极难断。初始,我人制造习气,日积月累,我人遂为习气所控制。就物理学上而言,即为「惯性作用」。投胎时,多随平生最重之习气,相引至同类环境。若持名念佛,积习日久,弥留之际,佛号自然脱口而出。

生命若属断灭,因果观念必荡然无存。为非作歹、作奸犯科等乱象势将层出不穷,后果不堪设想。幸而生命有连续性,方可遏彼邪风。正因其为连续性,故应正视「死亡」问题,对临终至投胎之注意事项,应列为生命中极紧要之功课。印光大师曾云:「平日不念佛人,临终善友开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临终若被无知眷属,预为揩身换衣,及问诸事与哭泣等,由此因缘,破坏正念,遂难往生。」足证临终处理至为紧要。可叹世间众生未谙此,往往草率行之,或沿袭旧习,妄自施为。如断气即送进冰库,或仓促为亡者更衣等错误处理方式。

中阴历程

人于气绝命终后,神识脱离色身,尚在昏沈恍惚之境,约三、四日,犹不知己身已亡。待见亲属为己设供祭拜,方觉察与亲友已成隔世。此时业力形成之烈风,骤然吹起,中阴唯有任其摆布。强大光焰伴随雷电巨响,令中阴心胆俱裂。无数食人夜叉、野兽紧追不舍,凄厉哀号不绝于耳,又复狂风暴雨、山崩海啸,中阴惊惶失措,四处逃窜,又被追逼至深不可测,象徵自身累劫贪瞋痴之白、黑、红三座悬崖绝壁。此情此景系亡者业力所感,生前行善,感得乐境;生前为恶,感得苦境。故生前所作所为,所思所虑,影响至剧。

所现景象,象徵前世习性,暴风雨表贪欲,烈风表瞋恚,黑暗表无明,喧扰表冲突之情绪与习性之结合。然究其实,乃无明所投射,其性本空。中阴既非血肉之躯,乃微薄四大和合之身,本质亦空,空何能坏空?是以毋需恐惧,当保持正念。中阴因历诸苦,急欲觅色身栖止。此时,五方佛界交替放射耀眼灿烂之蓝光、清净白光、黄光、红色宝焰妙光及强烈绿光,奈因业力,中阴反畏惧不前。六凡道之劣光亦倏忽显现,天道之微白光,人道之浅黄光,阿修罗道之淡绿光,地狱道之黑烟,饿鬼道之淡红光,畜生道之浅蓝光,因其柔和暗淡,中阴业力应感何道,彼道之光即愈显而易见,遂投生于彼,此即其来世父母行淫之光。

于濒死体验中,见佛见仙者有之,见阎王鬼怪者亦不乏其人,足见各人死后所至之处,非同一世界。库布勒·罗丝认为:「濒死患者所体验者非死后世界,乃是自生至死之移动过程。就物理学而言,所谓“存在”,必以客观、普遍为原则,然就心灵世界而言,存在毋须此二要件,但凡由主体所创造者,乃是一种主观之存在,故其所谓之“现实”,亦为主观之见解。濒死体验之现实性,乃体验者自行创造,是以其内容亦因人而异,自是理所当然。」

科学家认为:「假设死后世界确实存在,则此世界恐非一单一、单调之世界,而是与现实世界相同,充满多样性之世界。」是以中阴身所历之境,实为自己业力所感,即可由此得证。

中阴身之前二十一日,亡者于生前之记忆仍极鲜明,故为其做功德最能获益。此后业力形成,较难超度。据云,中阴身每七日皆需重历死亡时心境,安详而逝者,重现安详心境,反之亦然。众多中阴身聚集于男女交媾处,寻求有业缘之父母投胎,其中或有一中阴身遂其所愿,余者则绝望而死。然此死生,乃彼无明心中所现之生灭相,非世俗之生死。

因亟欲投胎,中阴身必择看似安全之处奔赴,然因迷惑,辄视善生处为恶生处,视恶生处为善生处,或闻迷人歌声、亲人呼唤,终被诱至三恶道。中阴身为业风吹至父母交媾处,以宿世业缘,遂生强烈执着。若喜爱母亲,对父亲欲取而代之,则转生为男众,反之,则转生为女众。或问:「试管婴儿未见父母交媾,何以投胎?」殊不知,精血和合,即可牵引神识去投生。

六道中阴行进方向

中阴以其善恶业力所致,可感受行进方式为上升、下降或水平飘移。若生天界,中阴身头朝上直飞。如生前向往美国,中阴身会以平行方式,横向飞越高山大海,瞬间投生至美国。投胎至畜生,则如禽鸟,向前直视。投胎至地狱,恰与天界相反,为头朝下,犹似潜水。

投胎各道所见景象

若见天界宫殿,天神持天衣伎乐来迎,则转生天界;若见鸿雁成群,嬉游湖上,即生东胜神洲;若见雌雄牛马于湖边啮草,即生西牛贺洲;若见宫室辉煌,即生南赡部洲;若见湖边有树木、牲畜,即生北俱卢洲;若投生人趣尊贵之家,则见豪宅华厦、美妙园林;若托生于下贱之家,则置身竹草丛生之处,耳闻种种纷乱威逼之声;若见丰茂树林,及相对旋转之火轮,即投生阿修罗道;若见山石穴窟、深洞或鸟巢,投生于畜生道;若见寸草不生之荒漠、地中浅洞、朽草枯根等,则托生于饿鬼道;若闻悲凄歌声,身不由主被驱入昏暗处,但见黑、白屋宇杂列,中阴身感烈火焚烧,则投生热狱,若觉寒冰酷冷,则投生寒狱。

前已述及,中阴身可随心所欲,穿墙走壁,念头所到,无所不至。唯佛之金刚座,及母体之子宫无法穿过。前者为佛证悟之处,后者表再度轮回之入口,一旦投生,中阴身阶段即告结束。

关于「夺胎」

高僧大德有「夺胎」现象,其本具福报,可免受胎狱之苦。在孕母怀胎八、九个月时,神识进入胎内,赶走原先之神识。例如:皇后怀孕,无福报者之神识虽投胎为太子,然此色身系暂时借用,若遇一有福报者,此人即会夺走前者之神识。亦即二者之神识作一转换,如此,后来者即不必受胎狱之苦。古有前例,高僧大德修持至能知来世投胎何处时,便可以夺胎方式转世。人在母胎里,须承受种种痛苦,因高僧福报大,毋须经历胎狱之苦,只须将彼神识取代,即可投胎。故高僧断气后数日,即可马上出世,此谓之「夺胎」。简而言之,母亲自怀胎至婴儿出世,其间虽为同一色身,然神识却时有变化,未必为同一神识。自来祈求菩萨加被,而得感应者不胜枚举,已怀孕者不妨多持诵《普门品》、《地藏经》等。

何以要求生净土

或谓:「虽云六道轮回,既未亲眼目睹,从何得知?」玆举二例,即可知轮回非假。

实例一:

西元一九六二年出生于斯里兰卡之布莱玛女士,自幼即对水及巴士怀有强烈之恐惧感。稍长方表示,自己乃数年前,居住于距此二公里之卡尔特达哇村一女子转世而来。该女子某日外出购买面包,彼时,大雨如注,一巴士驶过积水路面,令其全身湿透,而不慎跌入农地中溺毙。布莱玛对该女子之家庭状况、家人及同学之事知之甚详,后经调查,果如其言。

实例二:

西元一九七四年,印度那瓜普尔之三十二岁女性,自谓系十九世纪初,居住于班卡尔州乡下之女性所转世。当事人平日皆以那瓜普尔所通行之马拉地语与人交谈,然其既未曾至班卡尔,竟可以班卡尔语描述其前世,且于当地风俗民情知之甚稔,乃至说出前世六位家人之姓名。经求证,一切属实。

既知转世之说,确实可信,吾人于此世间之各道状况,自当详加探讨。

佛谓世间有二:一为有情世间;一为器世间。前者指动物环境;后者指矿、植物环境。有情世间约而有六,即天、人、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名曰「六道」。

天道众生居六道之首,威德特尊、神用自在,身形、寿享皆胜人间,但以耽着乐境,每忽解脱,不思修行,临命终不免五衰、三灾及怖畏诸苦。

人道众生有贫富、智愚、妍丑之别,然难逃生、老、病、死...等八苦交煎。

修罗道众生男丑女端,多瞋善嫉,虽有天福而无天德,与道相背。以其好与帝释斗,致肢节伤残,犹能恢复,完好如初,若断其首级即殒殁。

畜生道众生包含甚广,胎、卵、湿、化四生皆有,身形寿享悬殊,每为苦役、充食、人杀、互啖,其苦无穷。

饿鬼道众生多受饥饿怖畏,以业力因缘,不闻浆水之名,所见清水,皆成脓血,不得饮食,饥渴难当,且常为刀杖驱逼,恐怖非常。

地狱道众生受诸苦厄,如火坑、坚冰、刀山、剑树...等,苦不堪言。

前三道以因中多善,果报亦胜,名三善道。后三道以因中多恶,果报亦劣,名三恶道。然不论何道众生,皆不免轮回于生死苦海。

试将今日吾人所处之娑婆与极乐略做比较,就生而言:此土众生投胎,须经十月胎狱之苦;彼土众生则为莲花化生,免累父母劬劳养育。就老而言:此土众生年老色衰时,鸡皮鹤发,腰躬背驼,视茫茫而齿牙动摇,步履维艰;彼土众生以法味资神,永无衰老,瞬息之间即可随意往来十方国土。就病而言:此土众生每为病苦,呻吟哀号,色身时有不适;彼土众生则具大神通、大威力,而不闻痛痒之名。就死而言:此土众生必有一死,其生前造业,死后则随业受生;彼土众生托生莲胎,即成金刚不坏之体,相好光明,寿命无量。

此土众生难免爱别离、怨憎会之苦;彼土众生互为法中眷属、菩萨胜友,自无此苦。此土众生皆为衣食奔波,终生劳碌;彼土众生则念衣衣来,想食食至,宫殿园林俱为七宝所成,各各受用自然。此土众生每有形骸丑陋,诸根残缺者;彼土众生则形貌庄严。此土之地理环境,或丘陵坑洞,或荆棘成林;彼土则宝树参天,黄金为地,无尘沙垢秽。故知二土之正报、依报实有天壤之别。

为离苦得乐,勘破迷情,了悟宇宙人生真理,进而自觉觉他,了生脱死,故当以佛为师,如法修行。佛法虽有多门,以末法众生而言,净土法门最为简捷稳当,缘弥陀宏愿,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且国无沧桑之变,身则穷劫不尽。常闻妙法,心唯正见正思惟,自他平等,俱得无生,以智慧为命,故寿命无量。或谓:「求生净土乃避世之消极心态。」实则往生彼土,得以见佛闻法,圆成佛道,其终极目的乃在回入娑婆,广度有情,令众生速证无上菩提。此系上成佛道,下化众生之积极作为。避世之说,诚属大谬。

日僧源信所着《往生要集》,曾述及临终时,众人一心念佛,令病者瞻视弥陀像以求往生净土之事。当时,以源信为首,结社念佛。有专志念佛者,临终果蒙弥陀放光接引。

日本籍之T·J先生自述:「西元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我下班后搭火车回家,或因途中饮酒所致而浑身发热,遂至车厢间之踏板上欲吹风散热,不慎因摔跤跌落车外,火车虽紧急停驶,身体仍被火车拖曳一小段。随即被送至铁路医院接受手术,头部缝合十七针,下颚及眼珠亦挂采,腿部肌肉被挖一大块,整条脊椎亦严重受伤,其状可谓惨不忍睹。持续三日之疼痛令我无法入眠,眼前乍现一粒粒黑白相间之光点,犹如电视播毕之画面,然后一片黑暗。复出现无数黑点,且闪闪发光,变为一颗颗光球,以弧线射向四方,其中一道强光逐渐变粗,将至眼前时,骤然化为一尊法相庄严之佛祖,对我微笑。

我想:(此人必是来迎接我至另一世界者。)遂双手合十,道:“佛祖,请保佑我。”话甫说完,佛祖突然消失,我亦悄然入睡。翌日,剧痛不再,十日左右即出院。据云似此严重伤势能痊愈者,数千人中难得其一,众人咸认此为奇迹。」事发前,T·J先生并无宗教信仰,亦不信有所谓来世或极乐世界。至此,方肯定此非神话,乃确实存在者。

西元一九七五年,N·R老先生因感冒引发肺炎,导致呼吸困难而丧失意识,经医师补充氧气后方清醒,以下是其经历:「本来我极度不适,突然间顿感轻松,始觉自己置身于一明亮宽阔处,遍地奇花异卉,对面有一酷似观世音菩萨之庄严仙女望着我,我欲朝彼走去,中途出现一面墙挡住去路,不论怎样努力,仍无法爬过那面墙。此时,忽闻有人呼唤,乃折回原路,俟意识一回复,不适之感又油然而生。」

日人中谷先生于西元一九三八年任横须贺海军炮术学校助教时,曾因某项事故造成头盖骨骨折,而陷入意识昏迷状态达一周之久。当亲友将奠仪备妥时,彼复清醒,而述及昏迷时之经历:「我与一群人穿着白衣,穿越一干涸之河床,至对岸时,见阎王坐于红椅上。彼蓄有胡须,头戴造形奇特帽子,手拄拐杖。每人皆被询及欲往何处,众咸回答:“欲至极乐世界。”然阎王知众等生前所做所为,纵不坦白招供,亦瞒他不过。我本信有死后世界,亦曾阅读多位法师著作,故阎王判定我可往生极乐。我至极乐世界,见一望无际之大草原,上有莲花、紫丁香及蒲公英,复有一庄严华丽之寺院及出家法师。其中一位法师对我说道:“你来得太早,应回去将该做之事完成。”待我清醒,始知自己在医院里。」中谷先生自幼即深信净土与阎王之存在,经此体验,更坚定其求生净土之信念。

以上所举,乃日籍人士于濒死体验中,得见佛、菩萨者,其中亦有并无宗教信仰者,是以得知佛、菩萨乃真实存在而非虚构,据学者所言:「濒死体验之内容,与佛教经典、地狱画册内容相符。」既知有死后世界,吾人更当勤修十善,深信净土,一心念佛。

《临终备览》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