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正确的解脱良药

作者:慈诚罗珠 发布时间:2014/06/25

寻找正确的解脱良药

一、闻思修三,不可脱节

对每个希求解脱的修行人来说,闻思修三者,是不能相互脱节、有所偏废的。其中第一步,是闻思学习。因为初学者的知识不够、经验不足,很容易出偏差。如果没有闻思,根本不懂修法,仅仅是烧香、拜佛、念经,就无法真正解脱。刚学佛法的时候,可以先暂时不修,等学了一段时间以后,就要开始修行。小乘戒律也规定,凡是没有窍诀的人,都不允许修行,因为没有窍诀的指导,修行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时间不多,就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听闻目前最需要的法,有剩余的时间,再听另外的课程。当然,如果时间充裕,肯定是学的越多越好。

但仅仅听闻还不够,在学理论的同时,更要学习如何实践这些理论,以指导下一步的修行。佛教不像其他宗教,不是硬性规定必须盲从、迷信,而是要求后学者要智信。佛经中的很多内容,都是经得起考验,证据确凿、颠扑不破的真理,都是自己可以思考、推导并亲自证悟的。通过思考与推导,更能坚定信心。信心坚定以后,不但可以帮助其他人,同时对自己的修行更有用。所以,佛要求大家尽量学会思考,思考得越深越好。当然,如果信心很足,认为佛说的不会错,也可以不加判断、不予分辨地照搬照学,这样不思维也可以。但一般情况下,对大多数人而言,最好还是通过思考、讨论来建立正见。

二、什么是修行

修行有两种:一种是闭关打坐,不一定是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只是每天保持两三个小时的简单闭关,也很不错。严格地说,如果不闭关,在内心散乱放逸不专注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修习任何佛法的。所以,修行的时候,至少要闭关一两个小时。修行不是用钱可以解决的,放生、做功德,可以积累福报,但修自己的心,就和金钱没有任何关系了。苦行、磕头等等也是修行的一部分,但不是最重要的修行。真正的修行,是用心去修。

另外一种修行,就是把闭关修行时思维、感悟到的佛法,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如果没有修行,生活中的很多烦恼根本解决不了。虽说闻思也会起到一些作用,通过佛陀的理论,能看清整个世界与人生的真正面目,就容易看开、想通,但却不能彻底解决烦恼。所以,在闻思修当中,最重要的是修行。

三、修行的目的

修行的目的,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讲。第一,追求幸福;第二,脱离轮回、断除痛苦。人天乘佛教,是追求现世或生生世世的世间幸福;小乘佛教,是追求个人的幸福;大乘佛教,是追求所有众生的、绝对、永恒的幸福,也就是佛的智慧。《中观四百论》里讲得很清楚:“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 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社会底层的人,会遭受肉体上的痛苦,因为温饱问题没有解决;上层人士,又面临着更严厉的精神压力或痛苦。两种痛苦,每天都在折磨、毁灭着所有的世间众生。

四、轮回的根源

就像去正规大医院治病,先不吃药打针,而是检查身体、查找病源,然后才打针吃药一样。同理,要断除轮回、消灭痛苦,就要查找痛苦的根源,要对症下药。

让我们不能解脱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对身外之物、对世界、对轮回的贪欲心;第二,是对我们自己的执着,也就是我执、爱我执或自私心;第三,是对一切事物的实有执着。

很多穷人以为,因为没有钱,所以会痛苦,如果有一天发财了,就不会痛苦了。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发财了,我们会发现,痛苦不但没有因此而消失,更多的痛苦又在等待着我们的光顾。所以,生活艰苦不是痛苦的根源,因为很多生活艰苦的人,可能比有钱人过得还幸福。

佛陀告诉我们:痛苦的真正根源,是执着——对金钱、对人、对事物的执着。执着有很多种:对自己的执着,叫我执;对身外之物,比如金钱、名利的执着,叫法我执。如果没有执着,就不会有任何痛苦。与执着对立的,就叫放下。佛经中经常讲的放下。

如何证明执着就是痛苦的根源呢?比如,假如自己非常喜欢一块手表,就会经常担心失去它,如果有一天这块表真的丢了,我们会感到巨大的痛苦。如果对这块手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则不会有什么痛苦了。再比如,假使一个人非常执着另外一个人,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让执着者时而欢喜时而忧愁。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处在担心、害怕丢失、在乎、痛苦的状态下。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对方,就会痛不欲生。假如一开始根本无所谓,或中途与对方变成了普通关系,就不会带来后面的痛苦。虽然执着的对象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仅仅因为执着的存在与否、程度大小,便导致了相应的苦乐与平庸感受。因此,痛苦快乐的根源,不是上帝的安排,也不是无因无缘,就是执着。

佛经上说,因为阿罗汉已经断除了贪嗔痴,没有取舍执着,所以无论给他身体的左边用檀香水沐浴,同时用刀去砍他身体的右边,他都一视同仁,精神上没有分别。本来阿罗汉的身体和普通人的身体一样,也是由血、肉、骨骼、神经等等组成,不是金刚,也不是磐石,更没有虹光身,但却不会像我们一样有贪执、有痛苦,喜欢檀香水沐浴,不喜欢被刀砍。因为我们还没有放下,还有贪、嗔、痴,就会有相应的喜乐与厌憎。可见,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无明执着。

从百姓大众,到世人羡慕钦佩的所谓名人、伟人等等,没有一个不以追求幸福、摆脱痛苦为目标,但很多不学佛的世间人,却因为不知道幸福的原因,所以会南辕北辙——为了生存而杀死敌人,为了食欲而屠杀动物,为了发财而偷盗欺骗等等,结果奋斗了一辈子,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只能以失败而告终,没有一个人能脱离生死轮回,而且绝大多数都会去往恶趣。

《中观四百论》中说得很清楚:“众苦俱因缘,终无回转者。”一切苦难都源自因缘,如果没有找到痛苦的根源,其他的任何努力,都只能解决暂时问题,而不能摆脱痛苦。譬如,虽然欲界、色界、无色界的天人寿命很长,禅定力量也不可思议,但因为他们没有找到痛苦的根源和解决痛苦的方法,所以也脱离不了轮回。

世间众生的欲望,总是在无限膨胀,但欲望越多,痛苦就越大。若在欲望上面,再加上愚昧,就导致了我们今天所有的痛苦。

飞蛾为什么挡都挡不住,一定要去扑火?第一是因为对火光的贪欲;第二是因为愚昧,不知道投火的结果是自焚。如果飞蛾在扑火之前,知道结局的残忍性,或消灭了对火光的贪欲,它就不会自取灭亡。

佛经,尤其是中观、《俱舍论》等论典中都讲过,无明是轮回的根源。因明认为,欲望是轮回的根源。实际上,无论无明还是贪欲,都是轮回的根源。为什么树木花草不会轮回,因为它们没有贪欲、没有无明。因为愚昧,就产生了贪欲。因为不懂得事情的真相,所以对事物产生了贪欲。所有的痛苦,都是这两个原因导致的。也可以说,欲望就是轮回的根源,因为有欲望,肯定就有愚昧。如果想要即生成佛,必须断除愚昧与贪欲;如果能断除愚昧与贪欲,就不会流转轮回。若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两个原因,那就是前面所说的“执着”。

五、解脱的原理

(一)寻找正确的解脱良药

就像治疗疾病的药物,一定要有杀灭病菌的能力,才能治好疾病。否则,服用再多不对症的药,都是没用的。同样,既不想成佛,也不想成为阿罗汉,只想生生世世在人间或者天界当中享受人天福报,为此目的而作的持戒、忍辱、修行、念经、拜佛等一切善根,都与我们的贪欲、愚昧没有冲突,故而与解脱也没有关系。只会让我们更好地流转轮回,享受短暂的幸福而已。

当年达摩祖师来中国传法期间,梁武帝询问达摩祖师:我像出家人一样吃斋念佛,做了很多善事。这有多大的功德呢?不料达摩祖师却甩出一句话:没有功德!为什么?因为梁武帝所做的一切善根,可能和轮回没有冲突,和解脱也没有关系。

如何与轮回或痛苦的根源发生冲突呢?生起出离心,就是冲突的开始;生起菩提心,就是冲突的加剧;有了证悟空性的智慧,就逐渐到了冲突的高潮与结尾。

该怎么去放下呢?放下和放弃是有差别的:悲观、厌世、看不惯,日子过不下去、难以为继,所以被迫暂时放弃。如果有一天诱惑出现,还是会重操旧业,这是放弃,不是佛教讲的放下。比如说,如果有一天,我有了一块更好的手表,所以对旧的手表没有贪欲了,这不是放下,只是将执着转移到新手表上面而已。佛教讲的放下,是对任何事物,都没有贪欲心。要放弃所有世俗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在家人要生存,要养家糊口,不能一学佛就不工作、不要家庭、不挣钱了。

(二)医治轮回顽疾的手段

但是要学会放下的心态,具体有两种方法:

首先,在对一个东西产生贪欲时,要扪心自问,是这个东西本身很有魅力,还是自己内心产生了幻觉,把一个普通的东西看得很有魅力呢?

世俗人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肯定会造作杀、盗、淫、妄等很多恶业。即使有一些世俗的善根,也脱不了流转之因。其结果,就是飘落轮回、惨堕三途。

总的来说,从天界到地狱之间,任何一道都充满了痛苦。即使轮回当中有一些短暂、相对的幸福,但永远不会有真正绝对的、纯粹的幸福。佛陀通过深层次的思考探索,最后得出结论,这个世界不能用“幸福”这两个字来形容,这是人生的真理。其实、任何人只要能深层次、全方位地去思考人生、思考世界,他一定会和佛的观点一样。

当我们明白,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幸福可言的时候,我们的贪欲心就受到了破坏。如果此见解持续下去,贪欲就会日益降低,直至为零。什么时候降到零点,要看我们自己的修行力度和精进程度。

用四外加行或小乘佛教的观点去观察,可以得到万法无常、痛苦、有漏的结论。能够产生各种各样的烦恼,叫做有漏。中观的观察方法,又教会我们观察今生来世与外在的各种事物。龙树菩萨的《中论》有二十七品,其中绝大多数的内容,就是观察精神以外的物质,从而得知万法之空性,发现世界原来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幻觉。

这样一来,我们的贪欲和愚昧都受到了破坏,不会再往前发展了。《中观四百论》当中有一句话:“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福报浅薄的人,不会对空性生起疑惑。不论是谁,只要对空性稍稍生起一点正面的怀疑——“有可能一切法都是空性的哦!”即使没有证悟,也能破坏三有轮回的根源,不会在轮回中流转很长时间了。

另一个方法,是往内观察:虽然我觉得这个世界很美丽,所以对她产生了执着或贪欲。但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贪恋、执着这个世界呢?当然不可能是我的肉体,因为肉体本身是没有思维的东西,所以只可能是精神或意识。

但意识到底是否存在呢?它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有一种观察方法,是中观和唯识修法的结合——唯识的世俗观点和中观的胜义观点结合起来,去观察自己的意识。另外像大手印、大圆满等密宗修法,就无需观察其他的东西,直接往内去寻找贪欲者或愚昧者。通过这些方法最后看到的,就是如来藏光明。如来藏光明从来都不会愚昧,永远不会有贪欲心。所谓的“贪欲心”,只是突然间产生的一种幻觉。

我们可以轮番运用上述两种方法,先往外面去找,确定这个世界是痛苦、无常、有漏的,从而产生出离心。

发菩提心的时候,就要设法打击我们最大的一个执着——爱我执。从无始以来直至没修菩提心之前,爱我执都是我们心中的统帅、胜利者,它把菩提心、利他心都消灭得一干二净,这也称之为利己主义。在我们的意识领域中,“我”对一切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若能跟着菩提心走,到一定时候,菩提心一定会打败爱我执或贪欲心,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当然,在修行之初,在我们不小心的情况下,贪欲心随时会复发,因为爱我执的市场份额太大,实力太雄厚,但渐渐地,就会鸣锣收兵。最后的执着,可以通过空性的见解来斩草除根。

上述内容,即修行能够得到解脱的原理。就像学机械,首先要学习它的工作原理一样。懂得原理后,就从现在开始努力,支持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不支持贪欲、自私心与实有的观念,修行打坐是最根本的方法,同时借助于念佛、烧香、拜佛等助缘,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如果想解脱,就不能急于去修什么大圆满、时轮金刚等等,因为没有基础的时候修这些法,根本不起作用。佛说过一句话:想解脱或者想修大乘佛法的人,不需要学修很多法,只需要修一个法,那就是大悲心。佛的意思不是说,只要有大悲心,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仅仅有大悲心,如果不修其他法,那也不行。但在没有大悲心之前,却不需要修其他的法,修了法都没用,根本不能成为大乘佛法。如果没有出离心、菩提心,修行的动机肯定就是为了世间的幸福、人天的果报。以这种发心所修的法再高深,都会成为世间法。

想解脱的人,不需要学很多法,只需要学出离心和菩提心,也可以说,只需要修一个法,那就是菩提心。因为菩提心当中,包含了出离心。如果能生起真实无伪的世俗菩提心,以后修什么法都可以。

学佛的方向很重要,一旦方向错了,只能离解脱越来越远;假如方向正确,那就是走一步,离解脱更近一步。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