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命大慈父,早出娑婆关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8/09/04

归命大慈父,早出娑婆关

至诚求佛,坚持坚定

二〇一二年,我第一次来到东林祖庭参加佛七,由此机缘,得受三皈五戒,正式走入佛门。

二〇一七年,已是第五次参加东林寺十一精进佛七。出发前,随行的师兄说,这次我们加入精进版块。我问:“这个版块有什么要求?”她说:“精进版块的念佛人日中一食,每天进了佛堂,除了午斋时间,不能无故出来。”听了她的话,我默默总结:原来一天只吃一顿饭,要走十几个小时啊。我严重怀疑自己,可又不想拖组织的后腿,那就去试一下吧。

九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半,精进佛七正式开始。第一天念到晚上九点,尽管疲惫,还能坚持。感觉痛苦的是第二天,早上三点半起床,四点到佛堂,四点半开始念佛,从天黑到天亮,听着外面早斋打板的声音,心痒痒,终于一个漫长的上午过去了。然而午斋时间过后,更为漫长的下午与晚上来临了,从天亮到天黑,我觉得念了好久的佛号,时间才过了一会儿,走了好久的路,腰都僵硬了,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一口气走过的最长的路。

走不下去的最初感受是:好累!腰酸腿痛脚麻,只想坐下来,哪怕站着靠一会儿也行。这波累的感觉过去后,口渴的感觉来了,这是比累更让人难受的一种滋味。刚开始,满脑子在想:我好想喝一杯星巴克的可可碎片星冰乐。过了一会儿,变成如果没有星冰乐,哪怕是一杯盛满百香果的水果茶也行啊。又幻想了一会儿,变成有个大苹果或大鸭梨也好啊。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纯朴的愿望:阿弥陀佛,我太渴了,给我一杯白开水吧。口渴却不能喝水,我的心里全是烦躁,尤其晚上七点到九点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头耕地的牛,抑或一头磨磨的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啊走啊,在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路上走。走到最后,我心里说:“阿弥陀佛,我真的太累了,体力不够,我坚持不了七天了。”

晚上回到寮房,我躺在柔软的铺上,感觉身体的疲惫缓解了,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内疚和惭愧。我想了想,那就明天再尝试一天吧。我向佛菩萨祈愿:别让我感觉那么累和渴,加持我能把精进佛七走完吧。

第二天,没有前面一天那么痛苦了,佛号可以提起来,虽然人也会累,但我知道,自己是绝对可以坚持的。于是,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竟也坚持到了最后,做到了佛七精进版块的要求:走入佛堂,除了中午用斋,不到结束,绝不离开。

回想五年前的我,在佛堂念佛,逢门必出,去斋堂用餐,顿顿吃撑。早起是痛苦折磨,念佛时,上午昏沉,下午妄想,晚上饥饿,真是一天没个清净时。通过这次精进佛七,我真心体会到,能不能坚持,和体力关系并不大,关键是看对佛菩萨的信心,相信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一定能走到最后。所以,很多时刻,你以为不行的时刻,要至诚求佛,要坚持坚定,不到最后一刻,真的不要轻易放弃。你一定要相信,在佛力的加持下,一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刻。

心无所住,随顺因缘

佛七期间,如果说有特别期盼的时刻,那就是每晚六点半大安法师讲解《劝修净土诗》。

在“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唱诵中,从香光讲堂的殿门望出去,可以看到迎请法师的队伍。声声铃铎入耳,盏盏莲灯在移动,于夜色中缓缓走近的庄严身影,是大安法师。当法师升座,说出“请大家坐下”,好似天籁,我如蒙大赦,这是下午和晚上漫长的九个多小时经行中,唯一可以坐下的机会。

前几年的佛七期间,大安法师开示的半小时,我经常瞌睡过去。而这次讲法,我竟然每天清醒。法师总能把佛法的道理用最舒服直白而又形象生动的语言传递出来,让人非常受教。十月四日晚,大安法师讲解“瞥尔生心蛾掩灯”诗偈时,说道:“修净土法门,要有一颗无为的心。但是你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我们的心都是有所住,真的要做到无所住。”

经常用有为的心做人做事,因而烦恼不断,这一点我感触非常深。心有所住,是因为有了在乎的人或事,从而产生了期望,越是在乎,越是患得患失,最后的结果越是伤害,这种情况更容易发生在亲近的人身上,比如我和我的弟弟。

学佛后,我只要逮到机会,就对弟弟耳提面命,劝他信佛吃素,并列举吃肉的种种弊端,但毫无作用。我非常郁闷和挫败,写文章劝别人吃素,但竟然劝不动自己的亲弟弟。两年前,我们爆发了一次很大的争吵。从此之后,除了做功课回向给弟弟,我没有再对他讲佛法道理。自然,我们再也没有吵过。

九月二十九号,我正准备启程,弟弟突然打来电话,聊了几句后,对我说,他想到东林寺皈依。他语气很认真,还问了我传授皈依的时间。弟弟真的来东林寺皈依三宝了。皈依后,弟弟对我说,他准备吃素了。这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想做自然做了。他还说,东林寺是一个让他内心感觉到安静的地方,还会再来。我只能感慨,他的缘分到了。

其实,众生入道的时节因缘不尽相同,不能强求。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人没有权力在另一个人身上投射期望,即使对方是你的父母、亲友、伴侣和孩子。抱着为对方好的态度,以爱为名,“理所当然”地去提要求、下命令,换来的可能会是失望,因为无论你再怎么努力,对方也没有义务一定要按照你的期望来做。在帮助别人的能力里,很重要的一点,是换位思考,你要时时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即使这样,对方最终能不能接受,事情能不能按照你期望的那样发展,是不可勉强的。所以,在劝进亲眷时,应心无所住,心无所执,随顺因缘,水到渠成,这样彼此皆欢喜。

淡化我执,是为修行

东林寺精进版块念佛的规矩之一是:除了中午用斋,其他时间不能出堂。有的师兄,走得累了,就悄悄坐在拜垫上歇会儿,被义工发现后,再被赶起来。我看到这种现象,心想,累是可以理解的,但大家都很累,别人看到你坐着,难道不动念?动念而又不能坐,难道不烦恼?有清楚的规矩摆在那,为什么不遵守,是因为把自己的需求放在了第一位,这是我执啊。

我自认为比这些师兄强些,起码我守规矩啊,如果不能遵守,那我就撤,不扰道人心。当我有点沾沾自喜时,打脸的时刻就来了。每天念佛结束后,师父都会总结当天的状况,列举那些做得不好、需要改进的地方,以提醒大家注意。每到这时,我总是烦躁地想:我很累,想回去休息,为什么要花时间听这些。所以,每次师父开示的时候,我都没有认真听,一直盼着早点结束。当师父讲完,我就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这种感受持续了几日。有一天上午念佛时,炷香袅袅的殿堂中,我看到慈悲的佛像,突然意识到,我这种行为,和那些经行时偷偷坐下来的师兄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都是从自我的角度出发,去做出反应,而没有站在常住的立场更全面地看待问题。我没有想到,这是一次难得的听到师父训示的机会,我应该好好体会,说不定会有新的启发,而不是以自己不想听的感受为主,觉得浪费时间,其实真正浪费时间的是那个并没有谦虚对待的我,这分明依然是我执的表现。

每次佛七的大回向,礼祖这部分都令我特别感动,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顶礼天下弘扬佛法诸大善知识……如果不遇住持佛法的僧宝,不遇弘扬佛法的善知识,我们怎能有幸皈依受戒、得闻正法?可是扪心自问,我自己对待善知识又是什么态度呢?像我这样刚强难化的众生又有多少呢?在东林寺,看到几千人同时参加佛七,人多事杂,但寺院努力地去满足大家的食宿需求,我第一次感到能够撑起这偌大的正法道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一个组织中,最难做的往往是领导者,他要站在更高的角度考虑与平衡方方面面的问题,他要有容人之心,看清楚下属的优势和问题,用人的优势,忍人的问题,这种慈悲智慧和胸怀心量绝非是一般人所能为之的。

佛法是心法,走的是中道,可以结合到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同样的事情,你用什么样的心去看、去听、去表达,这是非常重要的。聪明的人折伏别人,高明的人摆平自己。当我的胸怀不够宽广时,甚至连看问题的角度都是错的。这几年学佛,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想法、做法和真正的佛法还相差太远太远。只要仔细地观照反省我的内心,面对真实的自己,就会发现自己心中的恶,是源于一种根深蒂固的我执,爱自即是众苦因。凡夫都是带着无量劫以来的业力来到这个世间的,这种力量是非常可怕的,而且烦恼重的时候,善法就很难入心,所以我们必须要念佛,要仰靠佛菩萨加持的力量,要努力地积累自己的福德和智慧,要长时间地熏修,要独立而孤独地反省,要艰苦而又深入地训练,才能慢慢体会到佛法的真谛,正所谓“多年古镜要磨功,垢尽尘消始得融”。

“死”字挂眉,但念无常

精进佛七一连经行七天,能不能走下来,主要取决于决心,和身体素质没有太大关系。在佛堂里,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居士,有一位已经八十九岁了,照样坚持到最后。为何老居士可以做到,反而体力更好的年轻人做不到呢?最重要的原因是老居士的生死心更为迫切。正如印光大师开示:“至谓欲心不贪外事,专念佛。不能专,要他专。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等。亦无奇特奥妙法则,但将一个死字,贴到额颅上,挂到眉毛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复邓伯诚居士书二》)

常将“死”字挂在眉,才觉西方有滋味。这是一个无常的世界,纸钱晚风送,谁家又添新痛。生命如此脆弱,又如此短暂,总有些人,让我们来不及一一道别。

那些逝去亲人给我的爱,是包容与恩慈。他们教会我的,是担当与悲悯。他们的离开,让我真正明白,世事的无常。在这不安的世界,明天和死亡,到底哪一个先到来?为何信佛,为何学佛,为何念佛,因为生离死别之痛,是我不能承受之重。唯有归命大慈父,早出娑婆关。“当思人生在世,能有几时?石火电光,眨眼便过。趁此未老未病之前,抖擞身心,拨弃世事。得一日光阴,念一日佛名。得一时工夫,修一时净业。由他临命终时好死恶死,我之盘缠预办了也,我之前程稳稳当当了也。”(天如维则禅师《净土或问》)

这是一个不安的世界,也许很多人并没有太多感触。且不说战乱和饥饿一直没有消失,贫穷和疾病的悲剧也不停上演,即使在我们周围,也可能时时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只是这些都没发生在我们身上而已,所以没有关注,就觉得无常离我们很遥远。我们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拉拉家常,逛逛淘宝,自以为是地认为生活很安稳。其实,我们以为的安稳,未必能一直持续下去,一旦命运的暴风雨袭来,我们会发现,自己抵挡人生风雨的能力太弱了。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就开始吃素念佛?早吗?我从未觉得。莫待老来方学道,孤坟多是少年人。如果在健康有精力时,我没有念佛,没有积累福德,没有培养信愿之心,没有去做这些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事情,我怕有一天,会深深悔恨,荒废了时光,草草地浪费了自己的一生。我最怕的是,今生和净土的错过。“若不专念彼佛,求生彼国,必至随业流转,受苦无量。”(行策大师《净土警语》)

这无常的世界,唯有一句佛号是永恒有常的。

世界上最让我感觉温暖的话,是南无阿弥陀佛。

世界上最让我泪流满面的话,是南无阿弥陀佛。

世界上最给我力量的话,是南无阿弥陀佛。

修行路上,我愿自己一天比一天进步,一年比一年进步,像佛菩萨一样慈悲喜舍。在喧嚣的世界里,我愿安静地活,一生能够做到:真为生死,深信切愿,老实念佛,不换题目。

《净土》2018年第2期    文/慧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