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赚是赔,你想过吗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大安法师  2018/04/12

生命是赚是赔,你想过吗

对于一件事情,我们总会先考量利害得失后,才决定是不是要做。修行也是如此,也要经过比较、选择。就好像一个人去炒股,投了一万块钱,几个月赚了两万块钱,两万块钱投下去又赚了六万块钱,他就会整天笑眯眯的,就会“再接再厉”;如果他投资两文钱,尽管只亏了一文钱,就会很忧愁,以为亏本了。

再如一个人要走路去一个地方,原来一天只能走四十里路,如果这一天走了两天的路程——八十里,他一定心里很高兴;但如果两天只走了四十里路,他就会认为耽误时间了。所以一般人对于外面的事物,如果小有所得,比原来有所进步,就会很高兴,这是喜的一面。反之就会有忧的一面。

对外面的事情都有这样敏感的忧喜,那么对于我们的生命呢?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我们这一生的时间很宝贵,最多只有七八十年的光景,这有限的光阴也就是我们生命的资本。我们的资本投在什么方面,得到什么回报,大家想没想过?如果把我们一生所有的时光、精力都投在五欲六尘上,汩没在尘劳里,就不仅没有得到功德,反而积累了很多下三恶道的资本,这样的损失是不是非常大啊?如果我们这一期的生命超升了,就赚了,是喜悦的事情;如果没有超越,反而堕落了,那就亏本了,是非常忧虑的事情了。但是很多人往往不知道去算生命的这笔帐。

我们少年时期什么都不懂;中青年时期,睡眠时间要占一半,家务、事业也要占很多时间;晚年老态龙钟,什么事情都干不了。那我们还剩下多少时间来关注我们的生命?很多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关心过自己当下的这颗心,糊涂生,糊涂死,生不知从什么地方来,死不知向什么地方去。这样活了一辈子,他一定是做了亏本的买卖。这是本来最值得忧虑的事情,但他从来都没有一念的忧患,这就是糊涂、麻木、愚痴啊!如果我们有对生命的忧患,有对轮回的畏惧,又在今生遇到了百千万劫都难以遭遇的净土法门,而且能够深信不疑,那所得到的利益就太大了!

但很多人遇到了净土法门,而且也开始念佛了,却不知道自己所能得到的利益有多大,所以还生不起那种欣乐、喜悦之心。《佛说无量寿经》第十八愿中的“至心信乐”,就是讲这个问题。一个人至信在他生命面临着可怕的堕落时,念佛法门可以给他以拯救,他才能够产生极大的欢喜。我们不能产生喜悦,是因为只能见小不能见大。我们只能看到世间的事业,小有所得就高兴,小有所失就忧患;而对于生命的大得和大失,由于眼光短浅,心量狭窄,智慧不够,反而认不清楚,不能了知。这是每个人生命的盲点,思惟的死角,所以现在我们对此要有一个理性、深刻的思惟。

修学净土法门,我们投资的时间少,用的精力也少,就是一杯茶的时间,却能解决往生西方做菩萨、成佛这桩大事。修净土法门所得的功德,不是投资一钱得二钱的问题,而是投资一钱可以得万钱、亿钱的问题,甚至比这个还多百千万亿倍,不是算数譬喻所能计算出来的。为什么能得这么大的利益?我们一般会思惟: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凭空掉馅饼,人都是要有所劳作,有所耕种,才会有所收获的。受这种思惟定式的影响,对这个用力很少而收获极大的事情,我们就可能没有办法去相信。

其实通过一个比喻,大家可能就了解了:你有一个非常慈悲的父亲,并且也很有能力,很有福报。他无比关爱你这个儿子,积攒了无量的家产,全都给你,所以你就顿然成了一个大富豪。你能成为大富豪,不是自己成年累月辛辛苦苦挣的,完全是父亲给的。阿弥陀佛也是这样,他看我们众生等同一子。他五大劫的思惟,无量劫六度万行所修的福德,全部要给我们。

怎么给?我们只要信愿持名,乃至念十声,就都能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西方极乐世界无尽的庄严,全都给我们。在那里,我们的福德是什么?念头一动,想有衣服就有衣服在身上;想要饮食,七宝钵就自然在前,百味饮食自然盈满;想宫殿,就有宫殿;想到他方世界,就分身到他方世界;一去就成不退转的菩萨,六种神通具足,马上就是佛的相好光明。你看看,种那么小的因,得那么大的果!难信就难信在这个地方。这是阿弥陀佛太慈悲了,是他恩赐给我们的。只要你信愿持名,他是无条件地救度,无条件地赐与。所以我们闻信净土法门,要有惊喜啊,要有得未曾有之感啊!想都不敢想的,忽然得到了,就好像《法华经》中的那个穷子,最后接纳了他的大富长者父亲的财富,心生大欢喜,得未曾有!

我们信愿持名,乃至十声,就能得到巨大的利益,究竟的利益,无上的利益,这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述的。

所以我们侥幸得到人身,闻到净土法门,如果还不在五浊恶世这么苦难的时候赶快修行,那真的是“可痛惜哉,可痛惜哉”了!离开这个法门,还有什么法门可以救我们?没有了!离开这个法门,你怎么能够以一钱的投资,得到百千万亿的回报?没有这样的事了。

所以,我们这些烦恼深重的众生,能闻信净土法门,这是成佛的因缘成熟了。

很多人以为这个方法简单,念念佛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不知道这是成佛的法门。他没有这种信根,这是宿世的善根还不深厚,这都在“可痛惜哉”的范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