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照法师《痛至极处苦何在》

作者:达照法师 发布时间:2011/04/07

疗治痛苦的佛法

我们打七,这么十多天来啊,想必大家有很多感受。我想最明显的感受,就是痛。是不是?脚痛,痛得受不了了。痛的时候怎么办呢?有办法吗?没办法。硬熬呗,那还有啥办法。能熬下来也算是个英雄啊。所以我们看到啊,痛,对人不无好处。不知道人生有痛苦,他就不会来学佛。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认识不到人生有痛苦,他绝对不会来学佛。这不,北俱泸洲,寿命一千岁,无病、无苦、无痛,他就不学佛;南赡部洲,多灾多难,南赡部洲的佛法就盛行。所以佛法就是除苦的方法。“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越是痛苦,佛法在你身上所起的作用就越明显。如果你现在觉得没有苦,我们想办法也要去观想人生是苦,硬观想、硬装模作样也要看出自己人生真的很苦。跪在佛前痛哭流涕,想到人生真的是苦。你越想越苦、越想越苦,这个佛法对你就有用。你要是感受不到佛法、人生,感受不到人生是苦,佛法有什么用啊?本来就是除苦的方法。你不苦了,没有用。所以打七,为什么功夫进展那么快?就是因为打七需要苦,需要受苦。在座的有没有打开的?如果没有打开,就是一个原因,就是你苦还受得不够,所有的身心一切病痛,一切痛苦,都能够在如法打七、如法用功的情况下,爆炸掉。

认识痛苦

我们回观历史,你看看,是我们的腿痛,痛得厉害,还是二祖神光大师断臂求法,胳膊砍掉那个痛,痛得厉害?有没有感觉腿被别人砍走那么痛啊?有没有?没有嘛。所以你没打开嘛。他痛得不行了,实在是揪心的痛,整个身心世界只有两个字,就是——痛苦,别的啥都没有了,只剩下痛苦这两个字。这个时候他问师父,我心不安,请您为我安心。这个话我们大家都会讲,但是份量完全不同。你是整个生命、整个世界感受到的痛苦,你这句话请他安心,就是请他要给你一个不痛不苦的身心,不痛不苦的世界,这样一个份量。

我们大家平常跟家里人吵架;或者没有吵架,一件事情稍微不顺,就给师父打个电话,我今天心里很烦,请你给我开示开示。这个开示简直就跟找师父聊天一样,他没有份量。他背后的痛苦根本就体会不到人生真的很苦。所以我往往发现,很多人说是痛苦,跟我讲完以后呢,他背后可能暗地里还在那里乐,觉得我人生福报还是满大的,你看我遇到了佛法,我还知道修行,我现在还有个健康的身体……哎,还不错、还不错。安慰自己——没有份量。你所求的解脱,所求的出离,不是真正的看到了生命的苦。

小乘佛法,只求解脱,他要观察三界、六道、四谛、十六行观。十六行观就是苦谛要观察苦、无常、无我,不净;集谛要观察集、因、缘、生;灭谛要观察灭、尽、妙、离;道谛要观察道、证、迹、乘。这十六行观在欲界观观完以后,还要观善恶界,就是色界和无色界,也是十六行观,总共加起来三十二行观。三十二行观就是观察三界一切法,无非是苦,无非是苦的原因。归根结底,最后一刹那,就是只剩下三界唯独一个“苦”字了得。这个时候,他是不折不扣地看到了轮回内涵,只有一个苦字。全身上下、身心内外、世界虚空,无非都是苦字。所以你让他了断这个世界,放下这个身心,就象扔垃圾一样,太容易了。他要求解脱,他的份量是全身心、全世界的。所以我们大家受一点苦,腿动一动,可能就不苦了;实在不行了,站起来出去转一转,不管别人了,大家都在打坐,反正我痛了不行了,我就站起来走。身心世界有一点点苦,我们赶紧把这种对苦的观照掩盖住了。所以你对这些小苦不去体会,不停地满足解决小苦的这种心态,这就是掩盖了这个世界的真实的苦。

每天都靠近死亡,我们不觉得苦;每天都在老去,也不觉得苦;每天跟我们的亲人要离开了,越来越接近离开的日子,我们不觉得苦;每天要跟阎罗王见面,越来越近,黑白无常铁铃铛铛响,在那里等你,我们不觉得苦……昼夜不停,奔赴死关,生死关,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苦;就是腿痛了,受不了了,那个时候有一点苦。

我们看,神光大师胳膊被砍下来的痛苦,是何等痛苦啊。所以这个时候他请求师父给我安心,是全身心的世界全部提起来,就在一句问话当中。达摩祖师说,“将心来,与汝安。”你看,心痛、心苦、心不安,你把心拿过来,我给你安。这个时候,诸位没看到,神光大师全部身心,把自己整个身心世界,全部都交给了达摩大师。你不是让我把心交给你吗,那我就要把这个痛苦全部都交给你。可是怎么交呢?他观察,身、心,无有一尘是真实法。世界,虚空,山河大地,无非是缘起而没有生灭,从来不曾有生;即便包括这个苦,包括这个痛,也是如此。观察到究竟处,回光返照。

你看看,腿痛得不行的时候,你再看看到底哪一个在受苦?真的有个我吗?当你全身心全部提起来放在这里,追究一问,你自然会见到了无自性即无生灭;不曾有我哪里有苦。所以神光大师说,“觅心了不可得”。诸位——觅心了不可得。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就从来没有存在过所谓的你的那个心。从生下来那一刹那开始,我们就执著有个我,执著有个心痛,有个心快乐、心欢喜,全是妄想遍计所执,颠倒凡夫而已。你细细看,在你的身体,在你的心灵,在哪一个地方,你能找到哪怕是一个灰尘的内容?有没有呢?确实找不到。诸位如果在身心世界里面,真的找不到一个属于我的心,那你就找不到属于我的物,也找不到属于我的山河大地、一切万法。所以他回光一照,感到非常痛苦的那个心在哪里呢?你们现在如果坐在这里很舒服,你就把手掐一掐看,痛不痛?痛的时候,那个心在哪里呀?完全找不到;缘起幻相而已。在缘起万法的当下,无有一法可得;而身心的觉受,却了如指掌。所以他说“觅心了不可得”。非常清楚,明明了了,就是没有一点点东西可以抓住。彻底了。

我相信我们如果回光返照,看住自己的心,特别是你在受苦的时候,在你妄想颠倒的当下,一切是非人我,世间万法涌现在心;爱恨情仇,搅乱心思。你细细内观一照,确实了不可得。这要有理性的观察,并不是一厢情愿听师父的话,然后就认为,噢,原来世界就是了不可得的,好,我相信了。光相信不够,你要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这颗明亮的心,照见自己的身心,细细地照见:念头起来,念头是什么东西?无非是一个影像出现了;感受是什么东西?无非是一个缘起聚合了。世间苦乐皆如此,本无自性无生灭。所以他才能够非常顺理成章地开口就来:觅心了不可得。

这几天你们如果打坐当中觉得受苦,煎熬,那你就太冤枉了,原来没有一个受苦的人,为什么你会觉得你在受苦呢?从来未曾有一个我,受苦的那个你是你的身体?是你的心?是你的妄想?是你的什么呢?即便在受苦的当下,凛然一照,苦即非我。越是痛苦,越能够放下。因为越是痛苦,你的心就越集中在这个苦上,是不是?脚痛得实在受不了了,那个咒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嘴巴在那里念,听不清楚了,因为只想到这个腿太痛了。一心只想到这个痛;一心不乱只有痛。如此回光一照,发现这个苦,事实上、本质上并没有苦。那根筋要是被你碰到了,能看到受苦的那个心从未生起,觉得受苦是自己实实在在的妄想分别。

大家有身体不好的,你在这里打七还能坚持熬下去;假如在自己的家里,恐怕躺在那里哭爹喊娘了。为什么会坚持下去?你的妄想分别还在这里坚持着。所以,你的痛苦是对比而产生的。因为你站在那里的时候,没有那么痛苦;走路的时候,没有那么痛苦;刚刚盘腿的时候,没有那么痛苦。所以一盘,盘到最后受不了了。你老想着,我以前没有那么痛苦,现在实在受不了了。就象一个人,他有八十个亿美金,结果一谈生意,亏了十七个亿,剩下还有六十多个亿,他跳楼了,受不了。我们想六十个亿,不要六十亿了,我们就六十万就行了,我们这辈子也就踏踏实实过好了,可是他六十个亿,也受不了,一样跳楼。为什么?对比而产生的痛苦。假如没有对比,那就是要么你没有痛苦,你就在这里,妄想没有,轻轻松松;要么你整个身心只有痛苦,连比较的机会都没有了。

绝处逢生

二祖胳膊断掉,那是他没有对比的机会了,全身心只有在痛苦当中。他这么一提,就全身心世界提起来了。所以当他灵光一照,受苦的、不安的心在哪里?一看,了无所得。所以达摩祖师说,“与汝安心竟”。你看,把你的心安好了。于是就传给他祖师的位置,继承为二祖。

三祖也是一样。三祖僧璨大师浑身风疾。风疾是什么?全身浮肿糜烂,象那种会传染人的那种恶病,传染病,非常严重,全身都烂掉了,很痛苦。在一个学佛的人,看到全身都烂掉,他想到自己业障有多重。所以他就到二祖那里,“师父,我罪业深重。请师父帮我忏悔业障。”

轻飘飘的业障

我们有时候也在说“师父啊,我业障重啊”,这句话有多少份量呢?有时候这句话就是给自己偷懒的一个借口。你怎么不用功啊?哎呀师父啊,我业障重啊——偷懒的借口。有时候我们感觉到自己业障重,那是为什么呢?因为打坐别人打搅了他,没人帮助他。在家里要洗碗、扫地、干活,在庙里可以诵经、参禅、打坐,但是偏偏不让你到庙里去,哎呀,想想我业障重啊。你的份量,就是从家里能够到庙里,你的业障就这么一点,没有多少力量。忏悔,也不是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自己身心内外一切皆罪。只想到那件事情我可能做错了。

我们旁观者清啊,就象两个人吵架,张三说李四,李四说张三。你让他评理的时候,张三也说自己对,李四也说自己对。当你点出他有错的时候,他就说,哦,那其中有那么一点事情是我做错了,但是大部分的事情还是由于他是错的。是不是这样?我们有时候认错往往会这样,觉得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别人错的,我就错了那么一点点。

就象有个人,讲经的时候手机在那里响起来了,响一次大家叫他关机,响二次叫他关机,一次讲经就响了六七次。最后他火了,“你们都没有用功,手机响了都把你的心动了。”没有惭愧心!自己不懂得自己做错了事情,也是因为我们看不到自己的业障。

跟菩萨讨人情

当你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业障,可以说,你只要在这个世界上,起了任何一个念头,这个念头里面,无一不是生灭之法。只要有相的念头,不管你开心也罢、痛苦也罢;你觉得是善法也罢、恶念也罢,就是生灭法,不折不扣的生灭凡夫。认识不到自己全身心全部都是罪业深重的凡夫,所以我们求忏悔,有时候是跟佛菩萨讨人情,好象叫佛菩萨不要怪罪我;我做错了你要原谅我;那是可以请你原谅的;那是因为我是凡夫,我做错了是有理由的,理由就是我是凡夫,你不能怪我。佛菩萨怎么会怪你呢?你想佛菩萨原谅你,也就是你的心中原谅自己。固然,在这一生你的心态可能会好一点,但是从解脱生死来说,一无好处。因为你生死根还是扎在生灭法上。生灭法上面产生一切思想,无非都是生死的果。那么了生死的人,特别象三祖这样,他看到了自己一身的病,居然无药可治,求医无效,上天无门,入地无助,大家都束手无策。这个时候,他心灰意冷,回光返照,在危难之际,遇到了二祖。

心亡罪灭

好在三祖心细——善根深厚,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你的心是不是很细。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自己做错了都不认错的人,他的心太粗了。我们旁人会觉得这人很怪,自己做错了怎么不认识;实际上我们要原谅他,因为他的心太粗了,是看不到自己的错误,不是不愿意认错。心细的人,才会看到自己有错。所以往往守规矩的人,心都是比较细的。因为他一看到规矩,就入了心了,他就守住了。每次开会讲法的时候,守规矩的人都会觉得法师都是跟他讲的,凡是你讲的规矩,他一条一条都记在心里对照自己,说明他心细,会守规矩;不会守规矩的人,你讲他,把他叫起来站在那里讲,他心里还想,法师是给别人讲的。所以他法不入心。

三祖心有多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全身的病,那么痛苦,而这个世界居然没有人能够治疗得了他。所以这个时候他听说二祖是传佛心印,是佛的使者,传人,那他就请求二祖。他想到,我一身的病,靠医药治不好,那应该是业障的病,所以请师父啊,“帮我忏悔业障”。二祖抓住机会,跟他说,“将罪来,与汝忏。”你把罪拿过来,我给你忏。

哎,这句话就是拔楔的话。我把钉子钉在板上,钉在墙上,板凳钉钉,非常牢靠。我执的根,就钉在我的身上。这个时候,因为他看到全身的病,全心的痛,他提起来这句话,他的生命,也只有一个痛字可以形容。所以他要求忏悔,他一定是全部生命都贯注在这里。这个时候,二祖告诉你,你把罪拿过来,给我忏——就是把你生命钉钉的钉,给你拔出来。

三祖有大智慧,因为他心细,所以回光返照,一看身心,身体缘起缘灭,生老病死乃是常态,而这颗心,原先跟别人比较,一想,别人修行没有生病,我生病,你说多倒霉,业障多重啊;我以前没有病,现在病了,我多难受啊;以前很舒服的,现在不舒服了……这些才是他的病,才是他痛苦不堪的罪业。所以就在他全身要忏悔,二祖钉住他。

我们要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有些居士问师父的法,师父不轻易地跟你讲得很全面;有时候随时一句,看能不能拔得了你的执著。但是往往我们自己特别固执,抓住一点点,就象泄气的皮球,想踢都踢不起来。对自己也没信心,对法也没有多大信心。那个气都已经泄掉了,你让师父把你这个球踢起来,你说怎么踢啊?踢一下也就一下,不会蹦第二下的。讲一下法你受用了,第二下不受用了。自己没有全神贯注的力量。

所以当三祖全神贯注,回观自己的罪业,同样,他观察身心世界一切皆苦。苦,只是缘起;所有这些苦的本质,从来未曾有一个罪的形像。他不再以对比、分别的心来看自己这身病。

明白没有?你痛的时候,以对比、分别的心来对待你的人生,痛苦不堪。就象你遇到了跳蚤,遇到了很多的麻烦,你把以前没有遇到的那种快乐,跟现在遇到的对比,所以你越对比越痛苦。假如你不对比,其实当下就坦然了。他就是再也不对比了,因为全神贯注自己,看看自己的当下,哦,原来这颗心还这么的轻松,没有相,还没有生灭。他看到了从来不曾生,罪业也是无根的。

明白没有?罪业只会在三界轮回当中受报,三界轮回根本就是无明我执为根。我执一旦被拔掉,三界轮回、一切痛苦从此一刀两断,罪业已经烟消云散。所以永嘉大师说,“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未了还须偿宿债,了即业障本来空”。他一看这个业,噢,原来痛苦、身心这一切,是我无明的我执产生的妄想,在这里捣乱,那从来不曾生灭,又谁在这里受业呢?谁在这里受罪呢?谁在这里造罪呢?既没有造罪,也没有受罪,痛苦又何在呢?所以,他当机立断,禀报师父,“觅罪了不可得”。

诸位,你敢肯定地说,觅罪了不可得吗?如果不能,说明你苦受得不够;如果能,了不可得,这再“与汝忏罪竟”。罪业从此不会在你的生命中扎根了,最多是浮在表面的一些现象。所以二祖就说,与汝忏罪竟。啊,你的罪已经忏悔清净了。说也奇怪,三祖在言下大悟啊,从此身体逐渐康复,不用吃药,不用打针。苦到极点,苦尽甘来,身心极致地超越。

我们打七,其实就希望大家能够在你最紧急痛苦的时候有所超越。把这个“我”揪得最牢的时候,最难舍弃的时候,一棒子下去,或者木鱼一响,让自己来一个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所以,三祖在这么痛苦的情况下,二祖一开示,他不但身体病治好了,他的心也证悟了佛的心——不生灭就是佛心。这些都是身体上的痛苦,引发了心里的痛苦。在极度痛苦之下,绝处逢生。我们大家都还没到了绝处啊,所以你藕断丝连。我告诉你。虽然身在这里受苦,难受,心里还牵着五欲六尘,不知道红尘外还有多少的绳索,多少的无线电牵挂着你的心。能否断尽,看你当下。

缚我者谁

四祖道信大师,他在修道过程中,也是在思想上认识到了生命不解脱的痛苦,但是他身体没有病。就像在座的诸位现在这样,身心舒畅,坐在这里。但是只要我们一想到,自己还没有解脱,还在轮回当中,还在生死苦恼,在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舍不掉,在这些痛苦的纠缠下,心有余而力不足。多少的红尘影事,多少的梦里观花,听法的时候,可以放下;迈出去的时候,一脚就踩进了红尘。怎么办呢?求解脱。所以四祖他看到了生命的束缚带来极大的不安。他去拜访三祖,跟三祖说,师父啊,我想求解脱。

你看,禅宗真正的下手处,一定是证体。解脱道,证得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因为有了我,我们这个根,就跟外界的尘勾结在一起,牢牢地捆住;就象五花大绑,把自己绑住了,丝毫不能自在。看清楚了,知道自己根尘相对,产生六识,就是这六条龙,把我们团团围住,互相勾结,心结太重,烦恼不堪。把我们整个身心捆在三界的牢笼之内。所以,他要求解脱,这句话,他的份量可想而知。他是真想解脱。

求解脱的份量

我们有些人,想解脱的概念没有份量。有些人想求解脱,往往只是希望佛菩萨、师父,能够加持我、保佑我,让我从家里出来,剃了光头就行了,解脱了。那叫解脱吗?有些人希望,这个丈夫不信佛,捣乱,佛菩萨加持加持,让他信佛,那我就解脱了——你的解脱份量就那么一点。甚至有些人呢,他看别人不顺眼,也知道自己看别人不顺眼不对,所以求菩萨加持加持,让我解脱,让我看他顺眼一点。

你的份量有多少啊?你有没有看到,钱财、地位、感情、身份、名字,甚至你的身体和你的思想,都在一个受苦的世界里,团团被困。看到没有?你没有看到,那你的解脱没有份量;所以不到机缘成熟。师父随时都在指点你,点拨你,可是你对你所追求的解脱,往往是非常非常微少的一点点。小孩子看到了无遮大会,他唯一的希望是拿一些玩具和糖果,回去可以吃,可以玩,足够了;而大人呢,可能知道拿一辆车。最厉害的人,他知道拿一颗摩尼宝珠,我一拿回来,万事皆备。因缘不成熟,没有眼光,我们不知道解脱是什么内容。

所以四祖他看到的生命,是全身心内外一切的束缚,希望师父能够给予解脱。三祖也同样继承前面几祖的方法,就问他,“谁缚汝?”谁束缚你了?大家看看,谁束缚你了?你说,我们这个世界,你想抬头就抬头,想举手就举手,想站起来站起来,想坐下就坐下,想睡就睡,想醒就醒,想吃就吃,想不吃就不吃……谁捆你啦?还有,你想生就生,想灭就灭;想不生就不生,想不死就不死,从来未曾有人束缚你。

不曾有缚

这里面哪,我们看到四祖,他佛法道理是懂的。问他谁缚汝的时候,他回光返照,身体束缚我了没有?因为身体只是缘起的四大,本空,不曾缚我;世界束缚你了没有?世界只是六尘缘影,又不曾束缚我;那你的内心束缚你了没有?内心的妄想束缚你了没有?妄想只是我们从小学习来的一些知识堆积在一起,没有妄想,没有思想,没有身体,没有世界。这一切有相,它只是无常的缘起的组合,所以不可能束缚住任何一个人的心灵世界,不可能捆得住你。那么你的心呢?心本无生因境有。我们所谓的心就是妄想。妄想都是有境界才会有的。

所以,他看看,从里到外,从身到心,确确实实,没有哪一种理论,没有哪一种思想,没有哪一种概念,没有哪一种事情,可以捆得住我。那他就直接回答,“不曾有缚。”没有人、没有东西捆着我啊。诸位看看,你们心里有没有东西捆住啊?有没有?你在这个世界上被多少东西捆住啦?当下,你要问的是全部的身心,回光返照也是全部的身心。每一尘,每一刹,细细推究,无有一尘可以缚住自己。那三祖就说:“与汝解脱竟”。啊,把你解脱了了。没有捆住你,还有什么需要解脱呢?解脱,只是针对被束缚的人来说的。

所以我们打七,会用功的人,为什么要在一念未生之前去看?因为你在一念未生之前看多了,所有的念头、妄想捆不住你了。最多你会看见:这个小贼头又出来了。他跟我没关,他只是妄想,跟自己没关系,他只是想而已。而且有东西给他想,他才能想得起来。缘起的。看到了这样一个缘起的法背后,没有一个被缘起法捆住的心,他就解脱了。

所以,禅宗的直指啊,就是你执著在哪里,就把你那个地方拔掉。禅师看上去是有点不近情面,不近人情,因为他不能把佛法当人情。用人情,你会把佛法当作哲学,当作思想理论,不能当作你生命解脱的武器,被人情世故、观想对照、种种知识,掩盖了佛法的真实受用。所以禅门不主张我们天天学习。既然我们学了,那就要象祖师那样,随时关照身心。你要解脱,你要追究这个心,你要能够把全身心的注意力提到你当下的智慧觉照当中。这么回光一照,你自然发自内心地就见到了自己不曾有生灭、不曾有受苦的这颗明了的心。它不曾受苦,也不曾受伤,不曾污染。

心经的核心

要问它是什么样子,那佛跟我们讲得更清楚,就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经》,真心展现出来的境界。这部《心经》,一般的人都告诉我们,这是六百卷《般若经》的核心,这么一部经叫《心经》。事实上六百卷《般若经》,它的中心思想讲的是什么呢?就是讲我们这颗真心。因为真心就是般若大智慧,就是清净、微妙、无所得、无生灭,能彻了世间、出世间法的大智慧,看到了自己的心。

诸位在打坐腿痛的时候,现在你可以观想一下,你的全身心充满一切的痛苦,你的世界,所有的灰尘全部都是苦字,这个时候,你再来看,苦,如何了断。三界无别法,唯是一心造。这个苦的背后,苦的当下,其实只有凛然一觉。这凛然一觉,它即是空空无所得。所以,十六行观最后,苦也是空的。你看,看到了苦也是空的。

所以《心经》最中间那一段,就给我们介绍了“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诸位对照一下哦,你们如果这次打七,把我执透过去,通过思想的观察,看一切法原本无我,你就用这段话去对照、印证自己,“是诸法空相……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你要一个一个对照,“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就是十八界。这乃至两个字呢,是包括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然后色界,声界,香味,味界,触界,法界;然后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所以这叫十八界。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明,就是大家打七,要打的这个无明就是七,就是第七识。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这称为十二因缘。那我们细细观察,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病死、忧悲苦恼一切皆灭。所以你看,无无明,亦无无明尽,这无明灭尽了;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全部一个无字。

“无苦、集、灭、道”,四谛。苦,世间是苦的。苦的原因,就是迷惑。那你一看,当下这颗心,既没有苦,也没有苦的原因;既没有消灭的样子,也没有修道的过程,因为无相,所以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没有所谓的智慧,因为我们平常对智慧的感觉是他能分别,他能想很多东西,可是你观察你心的当下,当下这颗心,没有我的心,是没有智慧的分别,也没有所得,一无所有。

下面转文说,“以无所得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正因为无所得,然后把我们平常的,感觉到有痛苦的,有害怕的,有患得患失的心全部都消除了。

到最后,“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大家回光返照,看看你无我的心,是否如此。如果你看到,能除一切苦,这一切苦,就包括三界六道一切的痛苦,在你身心、眼前呈现出来的并不是痛苦,而是无自性的般若智慧,到此时,是无话可说,所以只能用一个咒来形容。

但这《心经》的后半部分,“究竟涅槃”以后,就“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这个开始,“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指证体以后的启用,但从空、无这两个字所形容的一切,都是我们证得真心本体的描述。所以这里面跟世俗法讲的有、无是有区别的。但我们如果用心去观察,直下即可承当。因为我们反复地观察身心世界的内容就那么一点点,十八界。如果胆量大一点,抓在手上,也就是五个指头加一个指头,就是六根。一把抓来舍弃掉,抛向虚空毫无色相,即得无上菩提。阿弥陀佛。

你们要发愿啊,剩下两天更痛一点,如果没有打开的人,你要让自己再痛一点,再痛一点就打开了。你要不痛不苦,不痛不痒,很麻烦;不伦不类,不上不下,打也白打。

其实也不在痛不痛,关键是你有没有全部的身心提起来。全部提起来,你才能全部放下。你留一点点尾巴在家里,留一点点尾巴在单位里,留一点尾巴在儿子那里,留一点尾巴在情人那里,留一点尾巴在爱人那里,那全部完蛋了。哎,你没有提起来嘛。所以大家要把整个的身心全部提起来。难得的机会。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