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背后的苦难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5/11/01

牛奶背后的苦难

想象一个生命,打从出生起直到死的那天,被对待像一台机器,尽其可能的被榨取,到没有利用价值后,落得残酷杀害的下场。这严酷的事实正是乳牛生活写照。

四位年轻美国制片者最近跨越整个国家,拜访牧场、农场,访问许多奶制品工业,发掘牛奶背后的真相,制作出纪录片《牛奶的真相》,预计2010年春季上映。席拉连恩与混音师,珍妮弗芮西雅迪二位纯素食者,告诉大家制作这部电影如何改变她们的生活。

席拉连恩:“我曾是一个大啖肉食的人,不过一制作这部纪录片后,我无法再碰触肉类,我知道它对我身体有何影响、它对环境有何影响。”

导演特别对乳牛所处肮脏恶心的环境感到惊骇。

珍妮弗芮西雅迪:“当我们去到某些牧场和这些牛奶农场,很惊讶于动物所处的状况,它们整天站在自己的粪便里,不能四处走,左右走几步都不行,这样怎能健康?怎能看着那些动物…还说:那是对的,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其它动物呢?”

当连恩女士与芮西雅迪女士发现乳牛被迫不断产乳时,亦深感不安。

席拉连恩:“一只乳牛必须每年怀孕才能产出牛奶给我们,正如一位母亲需要怀孕才有乳汁,然后小牛被带离母牛,这样小牛就不会喝掉要给人喝的牛奶。因此小牛与母亲分开,这是可怕的感受,母亲会觉得很糟糕,因为她被隔离。小牛站在自己排泄物中,连转身都不行。你看到成百上千的小牛像这样。”

乳牛、水牛或其它养来产奶的动物都像我们有基本需求,包括食物、水、住处、交谊,以及到处活动的自由。他们像我们会感受痛苦,对他们生存的世界他们有所了解,否则无法生存。养来产奶的动物,被迫忍受极大的痛苦折磨。这几十年来越来越工业化的产业让他们变成产乳的机器。在2007年印度产出将近一亿公吨的牛乳,比美国多15%,比中国多出三倍。

所有养来产乳的哺乳动物需经怀孕才能分泌乳汁。通常养来产乳的动物每年会产下一头牛犊,也就是说,一年至少七个月是用在怀孕与喂奶上,让牛三个月内就生产是特意要他再怀孕,有时是透过人工方式。人工授精是将公牛的精子收集储藏,然后再以人工方式植入母牛生殖道来达成目的,由无视基本医疗标准的赤脚郎中为动物做人工授精。善待动物组织调查员观察到人工授精的喷射器很少在消毒,注射器与针头也不经消毒,一再重复使用在不同动物身上。赤脚郎中将沾满肥皂的手,粗鲁的插入动物的子宫,给牛带来巨大痛苦,并面临感染与疾病的危机。

今日养来产乳的乳牛与水牛一再地被挤奶,用机器比动物轻易的挤出更多奶量,而工作人员总是粗心大意,常常动物的乳房已经空了,机器还在运转(影片中可明显看出乳牛的乳头因为机器空转过久而红肿脱皮)。

大部分养来生产奶制品的牛受到强烈的限制,让他们得不到最根本的愿望----像是养育他们的牛犊。他们像产奶机器般被对待,并注射贺尔蒙,使他们产出更多乳汁。大部分乳牛脖子被铁链绑在窄小的牛棚里不得伸展,或正常的移动。缺乏适当的食物,使他们消化不好而痛苦不已,又因缺乏运动导致瘸腿。

许多乳品农场没有排水设施、电力或有地方处置动物的排泄物,水牛站在数英尺深恶臭的烂泥里,他们受到皮肤感染、脚病、结核病和其它疾病所苦。 那些新生的牛犊被紧绑在树桩上。动物被自己的排泄物所覆盖。因为没有人照料频临生产的水牛,让小牛死于生产。有些水牛的阴道流血,但工作人员毫不在意。牛奶的容器放在开放的水沟附近,可能导致污染。小农场到处是苍蝇停在容器与桶子上,也可能污染牛奶。人们在牛奶容器附近洗涤、排便。死的牛犊就躺在牛棚附近。对乳品业没有商业利用价值的公牛,用绳子捆绑起来,绑到连头都抬不起来。这些牛犊通常是卖给屠宰场杀来取其皮用

影片中可看见干瘪的小公牛尸体被当作垃圾残骸一样,由工人搬运上车载去丢弃成堆的小公牛尸体摊在卡车上,伴随着苍蝇飞舞。

催产素是附表H的药,也就是说没有处方就不能买卖的药。然而却用在乳品工业,即使是违法的,还是滥用在牛身上,使其多产乳汁。催产素导致牛严重的胃痉挛,有如阵痛一般,会让骨头脆弱,也导致他们不过三年就停产牛乳。那时候通常放任他们在街上自生自灭。《牛奶的真相》还揭露北美洲的乳牛也定期注射类似的贺尔蒙,对牛和吃奶制品的人都有骇人的结果。

席拉连恩:“贺尔蒙用来让东西成长,那就是它的作用。他们给牛注射的rBGH是基因重组的成长激素,刺激牛乳产量多出10%,这会有一些影响。首先它会提高奶中促进生长因子,这是会导致乳癌的一种贺尔蒙,这是已知的,也因为这样世界其它地方都不许给牛注射rBGH。第二,这10%给牛的乳腺增加很多压力,也为了多挤乳汁,结果造成乳牛得乳腺炎,也就是乳腺被感染,因为一直被挤压,一天要挤三次奶,这些感染进入牛奶中,这叫做体细胞数,乳农就是用这个在做计算。而这个体细胞数受到感染后,牛奶中就会有脓。”

根据善待动物组织说,当温柔高雅的乳牛不能用来产乳时,就直接了当作可怕的了结。在自然情况下,一只乳牛可活到一百八十岁,但是养来生产牛奶的乳牛到了六、七岁,为了他们的肉与皮,就送到屠宰场宰杀。乳牛被运送到法律准许宰杀的州,动物装上蹄子然后捆绑在一起,满怀恐怖的踏上死亡之旅。这可能持续好几天。

赶牲畜的工人拉着穿过鼻孔的绳子,扭他们的脖子、角跟尾巴迫使他们前进,工人在引导或强迫牛只下护栏以及上下货车时,都不用活动坡道,导致他们受伤(影片中牛只因为爬不上卡车而重重摔在地上,工人却只是拉着穿过鼻孔的绳子要他们自己爬上卡车),像是骨盆、腿、肋骨、角破裂。赶牲畜的工人还用辣椒、烟草抹在眼睛上的方法来赶他们前进,等到了屠宰场时,这些动物已经死了半数,幸存的则要眼睁睁的看着彼此被杀。

屠宰工人通常用迟钝的刀子对牛只劈、砍、锯,这一切终规是不明智、没有实力、没有社会地位或民权的苦难与折磨,痛苦折磨本身就不好,本应避免。

请向起司或牛奶说:“不!”现在有许多营养可口、不含酷虐成分的食谱可用。,豆奶到处都买得到,大豆不含酷虐成分,又有丰富的蛋白与营养。

愿所有的乳牛皆得尊重与爱的对待!

我们吃什么会像什么,吃进我们嘴里的食物,不仅影响我们的长相,也影响我们的思考,为了我们的健康与地球环境的永续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