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8/09/01

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

灵山会上,佛陀拈花,迦叶微笑。禅法一脉传至达摩祖师,西来一句:“吾本来滋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六祖以后,禅宗开展出五家七宗,自此大鸣大放,亘古流芳。说到门庭家风,各有千秋,最为人熟悉乐道,也最能体现禅法不拘一格的有四:德山赐棒,临济四喝,云门糊饼,赵州吃茶。

德山棒当头棒喝

画中的罗汉衣着布满皱褶,手持一木棒,神色严峻地盯着前方,仿佛弟子言语间如有迷惑、蒙蔽心性之处,必给予当头一棒,以使其猛然醒悟而不再言说。

这种突然打断弟子思路,令其刹那间直接认清自己的方式,即是禅宗有名的“当头棒”。

德山宣鉴禅师精研佛法,尤其擅长讲解《金刚经》。当他听说南方禅宗十分兴盛,便不平道:“佛学如此博大精深,即使修行一辈子,也难以成佛,南方的妖魔竟敢胡诌什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要捣毁他们的老巢,灭绝这些邪种,以报答佛恩。”

于是,他挑着《青龙疏抄》离开了四川。在去往湖南澧阳的路上,他看到一位妇人在卖饼,当时正好有点饿了,就停下担子,想买点心。

妇人指着他的担子问:“里面装的是什么书啊?”“《青龙疏抄》。”

“讲的什么经?”

“《金刚经》。”

妇人说:“我有一个问题,你要答得上来就送你点心吃,如果答不上来就请你走开。《金刚经》上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也不可得,不知道你点的是哪个心?”

宣鉴禅师顿时哑口无言,羞愧得连头也不敢抬,挑起担子,径直上龙潭山去了。

到了龙潭崇信禅师的道场,宣鉴禅师直接走进法堂,说道:“久闻龙潭大名,到此一看,既不见潭,也不见龙。”

龙潭禅师欠身道:“你已经亲身到了龙潭。”

宣鉴禅师无法回答,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了几分敬畏,于是便决定留在那里,随师参学。

一天夜里,宣鉴禅师侍立在龙潭禅师身旁,龙潭禅师说:“夜深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宣鉴禅师便道了一声珍重往外走,刚出去又回来说:“外面好黑。”龙潭禅师便点起一支蜡烛给他,他刚伸手接,龙潭禅师就一口吹灭,宣鉴禅师顿时大悟。

第二天,龙潭禅师对大众说:“这里有个汉子,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一棒打不回头。他日,会在孤峰顶上,树立我的道法。”

宣鉴禅师悟道后,便在法堂上,将《青龙疏钞》等一把火烧了,感叹道: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

一日,宣鉴禅师上得堂来,道:“说得出来也三十大棒,说不出来也三十大棒。”

宣鉴禅师常以棒打为接引学人的方法,形成特殊的家风,被称为“德山棒”。

这种开悟方法的目的是截断学人的心识活动,令其在猛然之间不假思索,可以直接见性;另一方面,这样做是不许学人直接说出悟境,以免触犯自性不可说的忌讳。

德山的棒与临济的喝,形成禅宗特有的棒喝交加。

临济喝

临济宗的宗祖临济义玄禅师,为了寻求具足证量的真善知识,游历四方,行脚天下。先参黄檗希运禅师,请教“什么是佛法大意”。三次发问,三次均遭黄檗痛打,一时不能领悟。

义玄十分茫然,虽然已在师父门下参学三年,仍不能明了师父的心要宗旨,于是便想离开。

黄檗观察其因缘,指点他到自己熟识的高安大愚禅师那里去。当时大愚与黄檗齐名,皆为宗门大德。

义玄到大愚处后,大愚即问:“从哪里来?”

“从黄檗门下来。”

“黄檗有什么话说?”

“我三次发问佛法的大意,三次挨打。我是哪里不对呢?”

“黄檗如此为你恳切婆心,他打你是为你解粘去缚,你怎么到我这里问对错呢?”

义玄听了这话,大悟,随即道:“原来黄檗的佛法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呀!”

大愚抓住义玄问:“你这尿炕的小和尚,刚才还哭哭啼啼,怎么又说黄檗的佛法没有什么,你明白了什么?”

这时,义玄向大愚肋下打了三拳,大愚撒手把义玄放了,道:“你的师父还是黄檗,非我所知。”

不久,义玄辞别大愚返回黄檗门下,向黄檗叙说了此事。黄檗道:“这大愚太饶舌多事,待明日见了,非痛打他一顿不可!”

义玄道:“说什么明天,现在就揍他一顿!”一边说着,一边向黄檗肋下打了三拳。黄檗哈哈大笑,加以印可。

义玄禅师离开黄檗后,行脚天下,与诸方大老相互印可,辨机交锋,丛林有“临济游方,气吞诸方”的说法。

这位临济宗的祖师,承袭了黄檗一家严峻的禅风。他惯常以“喝”接化学人,门风峻烈,威震禅林。

“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有时一喝如踞地金毛狮子,有时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时一喝不作一喝用。”

世人称他为“临济喝”,以彰显他独特的禅教方式。

云门饼

云门宗是禅宗五家七宗之一,以开山祖师云门文偃禅师而得名。云门饼又作云门胡饼,韶阳糊饼,与云门宗之祖云门文偃禅师及某僧有关。

据《碧岩录》第七十七则记载,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

云门云:“糊饼。”

云门禅师以“糊饼”(胡麻所制之饼)回答佛意、祖意。如何是超佛越祖之问,而绝不容以思量分别之余地,即显示超佛越祖之言,除着衣吃饭、屙屎送尿外,别无他意。故即便是超佛越祖之谈,亦无如一个糊饼吃却了事。

在云门禅师这里,管你老少贤愚,他都是一块饼。这一块饼甜蜜蜜,也是告诉你:所谓道也好,禅也好,你不要只看表面,你要透彻到里面去。像他给你的饼,里面有甜蜜蜜的心意。道,也在我们的内心,那内心的证悟就是甜蜜蜜的滋味!

在这些公案里,云门禅师是欲借“糊饼”之语,来打破参问者的妄想执着,使其恍然有悟。

赵州茶

赵州禅师是禅宗史上一位震古烁今的大师。禅师以其证悟渊深,年高德劭而享誉当时的南北禅林。有人向赵州和尚请问佛法时,他往往不直接和他说什么,而是叫他吃茶去。

有一个和尚来参拜赵州和尚。赵州和尚问他,是第一次来还是第二次来?

那和尚说,是第一次来。

赵州和尚告诉他:吃茶去!

过了几天,又有一个和尚来参拜他。赵州和尚同样问他,是第一次来还是第二次来?

答:第二次来。

赵州和尚同样告诉他:吃茶去!

当时赵州禅师身边的和尚就问禅师:第一次来的你叫他吃茶去,我们可以理解,怎么第二次来的也叫他吃茶去呢?这是什么道理呢?

赵州和尚就说:你也吃茶去!

“赵州茶”是赵州禅师的开悟示语。禅师是南岳下三世法嗣,他以“赵州茶”警示学人,学习佛法不是一个知性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对禅的体验也是如此。就像要知道茶的味道,你必须亲自去喝那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