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见闻的一则念佛感应故事

佛弟子文库   发布时间:2016/07/04

星云大师见闻的一则念佛感应故事

当我执笔写此文时,心中涌起无限的惭愧,我应该向诸佛菩萨忏悔;过去,每逢弘法讲演时,我很少讲说灵感的事迹;每在写文时,我也很少叙述奇异的故事。

现在,我将报导一件千真万确的奇迹,这完全是佛菩萨的灵感。

曾昭煊其人

让我先来把这位蒙阿弥陀佛慈悲加被的主角介绍一下:

曾昭煊,是一位残废了的退役军人,今年四十二岁,出生在江西省的赣县。那是民国卅八年中秋节前,他随部队来台,先是驻防新竹湖口,后迁台北林口,1950年的五月,他不幸患了严重的风湿症,不两月,就完全瘫痪,不能站立,更不能行走。

从1950年至今,他经过很多医院的治疗,什么野战医院,五十六医院,六十二医院,五十四医院,可是一个瘫痪了的人,医药对他始终罔效。

医药治不好他,主治他的医官告诉他不要再浪费国家的医药费,睡在床上吃吃东西等死好了。

因此1955年他进入宜兰员山内城村收容大队(后改“荣民之家”),他每天不是坐着就是睡着,大家都一致认为他没有恢复走路的可能了。

他选择了信仰

曾昭煊等于被宣判了等死的徒刑。医院里经常有牧师布教,但民族自尊心,以及善根不泯的他,在很多的物质利诱下,没有出卖他圣洁的信仰。后来到了1952年,由台中李炳南居士介绍,他皈依了佛教,礼拜南亭老法师为三皈证明师。

从此,曾昭煊皈投到佛陀的怀抱,信仰了佛教。他很安心,把一切都放下了,生死、荣辱、人我、是非,他一切都不计较了。虽然如此,并不是他真的睡在床上等死,相反的,他更积极精进了,悲心、道心,与日俱增,他要与他的命运奋斗,他要挣脱罪业的枷锁。

他是一个坚强的人

1955年他到了宜兰,随后就参加宜兰念佛会成为会员,在1956年的春夏之交的时候,芙瑞达台风过境,他住的克难房子被吹倒了,三轮车把他拉到念佛会,他要我为他住处设法。

我想到离念佛会的大约十步的同兴庙,我就叫人把他送去那边暂时居住,他的人缘真好,不几天,左右四邻都对他俱有好感,虽然言语不通,但大家并不讨厌他是一个残废了的人。

每日三餐,他要自烧自煮,取水,拿碗,很大的不便。当我知道时,就教他自己不要烧煮,我招呼雷音寺念佛会的住众,每日在吃饭时,按时将饭菜送给他去吃。

宜兰念佛会每星期三和星期六,以及初一、十五,都有定时的聚会共修,曾昭煊自从参加后,无论什么风雨的晨昏,他从来没有缺席过一次。他两腿虽然失去知觉,不能走路,但坐在两个小竹椅子上,前后移动,再用两个手帮忙搬动腿子。可怜的曾昭煊,他虽患了不治的病症,但他的精神确是一个坚强的人!

有时候,念佛听经完毕,兰阳的雨水是顶有名的,他无法打伞或穿雨衣,总是由念佛会有力的男莲友背着他,把他送回住的地方。

一切奉献给佛教

时光就在曾昭煊诚诚恳恳的信心中过去,曾昭煊真的把一切都奉献给佛教了。每逢到佛菩萨的法会,曾昭煊出功德或是供养总是比人多,每个月缴纳会员费,别人总是两块钱,他要纳五块钱;印经书,他出钱的名字总是写在前面;他虽然吃雷音寺念佛会的,但每过一个时期,他总是一包米两包面粉的送去。其实,他每个月的残废养老金,只有壹百三十余元。我常对他讲:你充什么阔佬?为什么自己不留两个钱零用,总是要把他花去?

我这么说,他听了,起初总翻大着两个眼睛望着我,最后他微微地一笑,他不回答我什么,他总是照着他的意思去做。

早晨三时起来念佛

宜兰念佛会每年在救主阿弥陀佛的圣诞时,总是举行弥陀佛七,从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七日,专心持名七日,1956年的弥陀佛七曾昭煊参加了,1957年的弥陀佛七他也参加了,他因不能起立走路,在佛堂里的旁边,放着一个拜垫,给他坐在那儿念佛。

佛七期中,每天念佛六支香,中午还要上供,曾昭煊不动的坐在那儿,一坐就是几点钟,这是常事。我们早晨第一支香开始,是在五点半,可是曾昭煊,每天三点钟他就来坐在那儿念佛礼拜了。

不可思议的灵感

十七日是阿弥陀佛的圣诞,也是弥陀佛七的圆满日,早晨第一支香,不可思议的感应奇迹就发生了。

这天早晨,钟声鼓声特别响亮,大家唱赞后坐下来诵念阿弥陀经,唱赞佛偈后起立行走绕佛,就在那大家起立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曾昭煊,走来到我的面前,向我顶礼,我看他满面红光,惭愧,当时我尽给他吓了一跳!我像做梦似的,心想,大概曾昭煊死了,这一定是他的魂灵,对曾昭煊我真抱歉万分,在我的心中,以为曾昭煊这一生是残废定了,他永不可能起立行走了。

现在向我顶礼的曾昭煊明明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不相信的回过头来朝曾昭煊坐的地方看看,坐在那儿的曾昭煊没有了,我一时欢喜感动,我知道站在我面前顶礼的曾昭煊是真的了。我赶紧招呼他一拜,他说,今天一定要三拜。他说话时,气色跟平时不一样,光彩奕奕,姿势威威。

他顶礼后,李觉愍居士想去扶着他,他摇摇手,就这样跟在大家中间绕佛了。

第一支香念佛后,过堂吃饭。佛七期中,每餐参加过堂吃饭的人总有两百人左右,每天晚上的一支香念佛,大人小孩参加念佛的总有千人左右。

早餐后,我请曾昭煊讲话。我对他说:

“真为你欢喜,你今天可以走路了。”

“是的,这该感谢阿弥陀佛的慈悲,以及你法师和大众莲友们的愿力加被”!他很欢喜的诚恳的回答。

“你把怎么好的经过说一下”!

“这个,我想你法师会知道”,他庄严而安详地说:“这几年来,我已不希望医药的治疗,甚至我已不希望能好了,我把一切放下,除了一心念佛以外,没有再想其他”!

“这我知道,你说,你怎么忽然会好的”?

曾昭煊很兴奋的,很感动的又说道:“今天早上,我照往常一样,两点钟起来,三点钟来此念佛礼拜,当我坐着礼拜到五点钟的时候,全身的骨节都像动起来了,我流了满身大汗,想站起来,但未能如愿。五点钟了,莲友们陆续的前来,我只得移坐到原位去,唱香赞时,你法师进来,我想站起来,又未能如愿。念弥陀经时,我恳切地发愿,到要绕佛的时候,就感觉一身轻松,腿子像有了感觉,增加了力量,我就忽然一站站起来了。这是受你指导修持的法益,才蒙阿弥陀佛给我再生的恩惠”!

我听了后,内心对阿弥陀佛的感激和欢喜,真无法形容。曾昭煊的内心当然更有胜过我了。

向阿弥陀佛感恩

这件阿弥陀佛灵感的事迹,给男女莲友们不知流了多少欢喜的眼泪。这是科学和医药遗弃了的人,但阿弥陀佛不舍弃众生,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无论什么苦难的人都可蒙受他的慈恩。

平常,我们只知道称念阿弥陀的圣号是为了百年后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其实,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临终时固可接引往生,就是现实的病痛苦难,一心持名的人,一样的可以承受阿弥陀佛的救济。曾昭煊是很好的证明。

不两天这件事传遍了兰阳的地区,礁溪、罗东,各地都有人来看他。曾昭煊感激佛恩,这两天正拿着佛菩萨的圣像,各处去分发,劝人接受佛教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