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吃仿荤素食的尴尬事

作者:道坚法师 发布时间:2015/03/08

说说吃仿荤素食的尴尬事

大家都知道中国汉传佛教自梁武帝极力倡导素食并数次下诏“禁断酒肉文”,强迫僧侣实行素食的制度,几经演变,已经成为汉传佛教的一大特色——素食文化。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及当代高僧大德也对汉传佛教僧侣也要求“僧衣、独身、素食”,将素食文化定格为汉传佛教僧侣的基本行为标准之一。

寺院里严格要求素食,连蛋类也不会在斋堂里出现。丛林里专门设置了“典座”一职,专司僧人素食的营养调理与搭配。寺院生活尽管清苦一些,却在“典座”师的努力下,吃的是自已熬制的粥,自已烧的开水,手工制作的馒头,木桶甄子蒸饭,自已动手淹制的泡菜,中午和晚上有两到三个小炒时令蔬菜。吃的简单又便宜,上供十方诸佛,中供法界圣贤,下供六道有情,细嚼慢咽,有滋有味。

随着素食文化的普及,到寺院里吃素,人们大众已不满足于吃白菜罗卜了,一来就要求什么宫庭素宴,天然素席,药饍,素山珍,素火锅之流了。有市场就有产品出现,于是各大城市纷纷出现素食批发经销商,各大城市涌现大量豪华素餐厅,餐厅里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大有要吃唐僧肉的派头。

这些素食之中,尤以宫庭素宴的仿荤宴做的最为精美,甚至以假乱真,让人真真假假,难以辨别。而这些仿荤宴,不管是“大鱼大虾”,还是“什么什么肉”,无一例外是豆精、魔芋、面精、淀粉等精制而成,手工复杂,成本偏高。从营养学来说,目前中国大陆市场的素食宴席,多没有经过严格的分析,只是图一时口快而已。

我最怕仿荤素食,一看到那些“鱼虾”之类,总觉得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所以,我拒绝吃仿荤食物,哪怕别人说我执著,说我放不下也可以。

为什么不吃仿荤食物?是因为上过几次当的原故。记得还是学生时期,一次在某南方佛教重镇考察,当地领导隆重招待,在某豪华素宴厅里,我清楚地记得那满满一桌的“生猛海鲜”,因为海生动物肉比较细嫩,且色彩斑斓,这些东西多是用魔芋加工,上色素仿真而成。

一天辛苦的旅途劳顿,大家都很饿,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满满实实地吃了一肚子魔芋(美其名曰海味)。魔芋吃多了,后果很严重,因为那是碱性食物,又加了太多的色素味精之类(不排除用真正的鱼汤之类调味的可能),很快就出现了生理反应,反正我是吐的一踏糊涂,折腾了一晚上没有睡觉,连吃了三天的白米粥才把胃养起来。

同样是学生时期,出席某国际性佛教学术研讨会,中午例行在某酒楼隆重招待。出于对僧人的尊重,主人家专门请人为出家人精心准备了素宴,让人感动了一阵子。这素宴实在做的太精美了,什么素的叫花鸡,素春卷,摆了满满一大桌子。这是南方著名风景名胜区,以名小吃为影响很大。

由于当地特产竹笋,这些素宴的主要成份,当然无一例外是由竹笋做成的。比如叫花鸡,外面一层薄薄的透透的豆皮,做的很精,看到那里外通透的样子,知道是名厨枝艺才能达到这水准。撕开豆皮,“叫花鸡”的“肉”是由小捆的竹笋,外包面精做成。一小口品尝一小包竹笋,一咬下去,浸在竹笋里的油汁外溢,可谓秀色可餐啦。不知不觉间,一道菜吃上一口,才发现自己满满吃了一肚子竹笋。这竹笋是粗纤维食品,没什么营养,应该是减肥消积的最佳食品。可我本来瘦骨嶙峋的,吃下去不一刻钟开始吐清口水,说不出来的难受……

上的当多了,就不再吃仿荤食品。我要么不赴宴,要么上桌就请他们为我准备一碗面条足矣。实在躲不过,就坐一会儿开溜,跑到外面路边上吃一碗清汤面,才算解决了实际问题。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