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不是佛学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李木源居士  2011/12/23

中国佛学院以前有个圆真法师,现在住在普陀山,他们称他作普陀山的佛学活字典,他对佛学研究之精,你讲到任何一部经,他都知道;你只要念出一句,他就能说出是哪一部经在哪一页哪一段,他都很熟,辩才无碍。可是他来到新加坡,听过净空法师的卡带,回国时带了很多回去,有四五箱之多。到关卡不通过,他抱着那些卡带不放,妙善法师请他放下,他不肯,说我要抱着这个走。结果后来商量,留下了两箱,他还是叫他们想办法拿回来。一拿到普陀山他关了门就听。别人跟他借他舍不得。“弄坏有没有得赔?这是法宝,没得借,我要听。”

他每天念《无量寿经》,他来到新加坡观音救苦会林义丰居士请他讲经,他对医学有非常深的研究,对佛学也非常有研究,很多医师跟他辩,没有一个能辩赢他,是对佛学、医学造诣都很深的一位法师。可是我第二年去到普陀山,他说“李居士,现在我不讲佛学了,我专念《无量寿经》、专念佛号,我听了净空法师讲经的卡带,才了解那才是真正的佛教。以前我学得太杂,那些我都舍弃了。”你看他的学问有多好,隆根法师是他的学生,这边隆根法师要披衣跟他顶礼;演培法师也称他作老学长。演培法师告诉我说“木源,你要请这个,这个人了不起”。

可是第二年我去的时候他跟我讲:“李居士,我经过试验《弥陀经》里面说‘若一日、若二日……若七日’一直念佛。”他说这七日七夜应该是不可以吃,不可以睡,而事实上到底行不行呢?他说我去求妙老,请他慈悲给我一个房间。我拿几桶水进里面,决定念佛七日七夜不吃不睡,只喝水。我跟他们讲如果我往生的话,把我化掉,不管;如果我七天后能够出来,那我就证实经上讲的若一日到若七日不停念佛,事实真正能够作得到。结果七天后,他出僚房,满脸红光,你看园真法师变了一个人!专修净土。绍松曾看过他,整个人满脸红光。园真法师出来三个星期后,他就想我能够念佛七天七夜,是否也能二十一天?这可能是一种妄想,不实际吧!可是他说我也要试,关了门念了二十一天佛,出来身体非常好。他跟我讲他才真正悟到“禅悦为食,法喜充满”。“念佛就是一心不乱念佛,什么都不想,很容易过日子。”

目前他住在杨枝庵老人院,他整天坐在椅子上盘腿念佛。把他的坐椅拉出来就变成个桌子,手一按前面,布幕一开,就是西方三圣像,他整天就是坐在那边念佛,一句佛号不间断。他很希望见到净空法师,叫我请净空法师到中国,他今年八十三岁了,身体非常好,整天一句佛号不间断。他说“谁敢讲净空法师讲的佛法是错的,我要跟他辩论。我可以证实,我原本是研究佛学的,我只是研究不是学佛,我这几年才刚刚开始跟净空法师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