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没有熬过

发布时间:2011/10/19

初中毕业后,他开始自谋生路,第一份工作是做建筑工,人家盖房子,他做下手——搬砖。因为年纪太小,这份工作只坚持了3天,挣了不到3元。之后,他学过焊工,但师傅认为他不开窍,又让他去了木工房,后来又做过电工、服务员、油漆工等,短短两年尝试了11个工种,还考到了司炉证。经历了种种磨练后,他进入了大连市百花艺术团,渐渐踏入演艺圈,终于以一首《你快回来》唱红。

当时,还在兰州工作的他,有了“进军”央视的愿望。进而,他从地下室开始了一个人的“北漂”生活。在央视门前磨了4天,结果连大门都没能给进。他住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每天面对着一个18英寸黑白电视,那个电视雪花飞舞,需要他不断敲击才能出现图像。电视没有遥控器,也没有开关的旋钮,他就用一根竹竿代替遥控器。为了不错过跟心仪的主持人神会,还经常饥肠辘辘地守着电视。实在饿得头晕眼花了,才走出地下室买一包方便面用开水泡了充饥。

他的演艺之路是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童星做起的,大约6岁的时候,父亲几乎是把他“卖”到了戏剧学校,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跟着师傅学京剧。最初,他只能演死人,而且因为死人也演不好,常常被导演痛骂不止。后来,他细心琢磨,屡次尝试,终于成了“死”得最好的人。为了引起圈里一位有名的武行指导,他主动帮人家擦车,每个缝隙,都用牙签来挑干净。见他老实、勤力,那位武行指导才愿意每天都接他去片场,他每次都把车擦得干干净净,最终成了这位武行指导身边的红人。

那一年,21岁的他在陕西咸阳第八棉纺织厂当普通操车工,主要是搬运原料,还经常“掏地洞”,也就是清理堆积的棉花杂质,出来后,三层口罩后面的脸仍是黑的。工作又脏又累,他却干得很卖力。进厂不久,他迷上了摄影,当时的工资是每月30元,他一毛一毛地积攒,不买衣服,不买烟酒,不买自行车,惟独买了一架“海鸥”牌照相机。那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厂工会当一名以工代干的宣传干事。没想到,他用那架照相机,拍出了很多不错的作品,拍开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门。如今,他已成为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导演,名声显赫。

8年前的他是一个防盗系统安装工程师,其实跟水电工差不多。他一边干活一边写词,半年积累了200多首歌词,他选出100多首装订成册,寄了100份到各大唱片公司。按他的想法,除掉柜台小妹、制作助理、宣传人员的莫名其妙,减半再减半地选择性传递,只有12份会被制作人看到,而最后能被联络的几率只有1%。恰恰是这个1%带来的机缘为他未来的100%埋下了精彩可贵的伏笔。从《双节棍》到《菊花台》,他为歌手周杰伦量身定做的歌词几乎篇篇都是精品,偏偏令人叫绝。这位才华横溢的“鬼才”被认为是当今歌坛中难以撼动的“指标性人物”。

可能你已经猜到他们是谁了,一个是歌手孙楠,一个是主持朱军,一个是演员成龙,一个是导演张艺谋,一个是词人方文山,他们都在自己所属领域占有别人不敢觊觎的位置,可他们没有一个不是熬出来的。

其实,除了极少数的天才,别的、稍有成就的人都熬过,都是一日一日熬出来的。没有谁可以一蹴而就,没有人可以一夜成名,都得靠努力,靠实力,靠汗水,靠泪水而迸发。如果你也有梦想,也同样有耐心,有意志,也许不一定就出人头地,就闻名遐迩,但一定可以改变,一定比过去更精彩。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