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星云大师  2011/12/04

法师与小食客

慈惠、慈嘉二位法师留日期间,一天相约到日本料理店午餐。坐下以后,发现邻桌一对年轻夫妇正在专注地谈话,忽略了身边五、六岁大的儿子。这个小男孩非常活泼,自顾自地来去蹦跳玩乐,偶而还靠过法师这一桌来,扮个鬼脸。

法师们点的寿司先端来了,小男孩跳过来,顽皮的小手朝盘里飞快地抓起一个寿司,往嘴里送,然后张大眼睛看看他们的反应。慈嘉法师向小男孩点头示意,和蔼地微笑著。于是,男孩又拿起第二个,这时,引起餐厅其它顾客的注意,大家兴味盎然地观赏这幕「法师与小食客」的短剧。小男孩很高兴受到所有人的注意,继续努力扮演「小食客」。

等到一盘十几个寿司都快吃光了,那一对专注谈话的夫妻猛然觉醒:孩子上那儿去了?啊!竟然跑到法师那边讨东西吃。妈妈涨红著脸,走过来鞠躬道歉,一转身,扭著小男孩的耳朵,手抬起来,眼看一掌就要打下去了……。

「不要打!不要打!小朋友吃了师父的东西,可以增长福德因缘,让我们和他结个善因善缘吧!」慈嘉法师赶紧解释,年轻的妈妈一再鞠躬感谢,牵著儿子的手回座位去。

两位法师赶快起身,付账离去。

今天的午餐已经结缘了,经济穷困,省吃俭用的她们,就这样以「欢喜」为食,过了一餐。

孤女阿照

在香烟袅袅中,一名年轻男子虔诚地向观世音菩萨礼拜,并且喃喃地说道:「……我将女儿阿照放在门外的柳树下,祈求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让善心人士收养这个小孩……。」

男子走后没有多久,一对中年夫妇刚要走进大殿,听到婴儿的哭声,于是四处寻找,终于在柳树下看到一个小女婴包裹在重重的毛布中,腰间还系著一封信,一块玉佩。读完信以后,这对夫妇喜不自禁,连忙来到观世音菩萨前跪拜称谢。回家的路上,妻子不停地说:「真是太灵了,这个女孩是菩萨赐给我们的。」

阿照十几岁时,由病重的养父口里得知自己的身世,不久,两位老人家双双去世。孤女阿照很感念他们的养育之恩,于是剪去长发,换了少许的油,到寺院里点灯供佛,想藉此功德回向给养父母,希望他们早日往生善处。

富翁看到自己点满佛殿的华灯,正在沾沾自喜时,突然看到阿照捧著一盏简陋的油灯走了进来,不禁觉得奇怪,问明原委后,说道:「你今后有什么愿望吗?」

「我只想学佛修行。」阿照坚决地说道。

「好吧!有感于你的孝心,我乐意成全。」富翁盖了一座小庵送给她。

冬天来临,北风呼呼地吹著,门外好像有什么声音。阿照壮起胆子往外看,雪地里躺著一位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老人。阿照使尽力气,将他扶到庵中,生火炉,灌姜汤。一番交谈之后,阿照拿出久藏的玉佩,两人抱头痛哭。老人原来就是阿照的生父。

妈妈乐

小雯是普门寺儿童班的学生,自从父亲往生以后,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这天,母亲和往常一样,清洗著刚送来的衣服,小雯听到母亲小声地对邻家王阿姨说:「只要多洗几件衣裳,就可以让小雯过好一点的日子。」

小雯听了,眼眶里闪烁著泪珠,默默地许下一个心愿,要为母亲买一台洗衣机。从此以后,她每天将零用钱一块、两块节省下来,投到小猪扑满里面。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小猪」的肚子满了,她抱著「小猪」来到家电行,兴冲冲地问老板:「请问一台洗衣机多少钱?」

「两千五。」

小雯将小猪扑满打破,一枚一枚铜板慢慢地数,总共才二千一百零二元五角。小雯不由自主地掉下眼泪,伤心地说:「老板!对不起!等我存够钱再来。」

老板问明原委后,知道小雯的妈妈为人洗衣赚钱很辛苦,小雯想使妈妈快乐,所以才要买洗衣机,于是安慰她说:「你先回去吧!不要难过,家住在那里?我来帮你想办法。」

晚上门铃响了,开门一看,啊!竟然是家电行的老板亲自送来一台洗衣机:「感谢你们,因为这位孝顺的小妹妹来购买洗衣机,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灵感,我决定将这种机型的洗衣机命名为『妈妈乐』。为了答谢你们,这里还有二十万元作为奖金,请你们收下。」

重拾欢乐

张晓英从小活泼大方,左右邻居都很喜欢逗她玩,无奈五岁读幼稚园时的一场病魔,夺去了往日的欢乐。因为双腿肌肉萎缩,不良于行,晓英只得暂时辍学,待在家里养病。看着过去的玩伴一个个高高兴兴地上课、玩耍,她却只能穿著两只铁脚,在家里吃力地练习走路,一阵愤怒不禁涌上幼小的心灵,渐渐地,她变得既孤僻又多疑。一点点不称心,就掼东西,摔玩具,哭闹不休,张先生、张太太都拿她没办法,只有凡事顺著她的意思。

有一天,对门信仰佛教的王妈妈正提著皮包赶上班时,经过张家门口,听到晓英在大哭大闹,顿起怜悯,于是走进去哄她、逗她。

「讨厌!要你管!」晓英大吼,说著一拐一拐地走进房门。

王妈妈并不气馁,每天都抽空来张家,耐心地给晓英种种爱语鼓励。久而久之,在王妈妈的慈悲关怀下,晓英回复以前的开朗,张家再度充满了笑声。七年来,王妈妈和晓英变成了朋友,亲密得有如母女。

七年以后,王妈妈搬走了,晓英哭了好几天,从此变得更乖巧祥和,而且善解人意,每天放学回家,都会主动帮忙家务,为父母分忧,从此以后,全家洋溢著一片幸福。 张妈妈感激之余,逢人便说:「感谢王妈妈,我虽然生了晓英,但她为我们一家带来欢乐。」

酒肆度众

一天,寺院里来了一位姓王的中年人要求挂单,住持和尚与他一席谈话后,觉得王居士很有悟性,便将他收容下来。王居士不负住持所望,每天在寺院里勤劳作务,每日早晚功课不断,闲暇时掩门阅藏,可说是个标准的修行人,住众们个个对他赞叹有加。

经过一段时日以后,王居士生活有了改变。他经常下山,有时甚至一星期当中,外出二、三次,大家开始注意他的行踪,也有人问他到那里去,他总是笑而不答。后来见他外出时,总是西装革履,穿戴整齐,大家都认为王居士变了一个人。

这天下午,王居士又要出门了,寺院里一个清众好奇地尾随他,竟然看到王居士走进妓院、酒吧。这位寺众大吃一惊,回去以后,将他所看到的一一张扬,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无人不知,没人不晓,最后住持和尚也知道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请求住持清理门户,将他迁单处分。住持心想:一个男人跑到妓院里去,还会有什么好事?于是决定请他离开。

王居士获知这个消息,向住持禀告:「大和尚慈悲,请您随我一道前去看个究竟,再决定我的去留。」

住持反诘:「我怎么能跟你到那种地方去?」

「地藏菩萨为了度众生,连地狱都愿意去,还有哪些地方我们不能去呢?」

住持给王居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和他前往妓院,到了门口只见三、四十位貌美的妇女,既没有浓妆艳抹,又没有薄纱著身,大家都穿著海青,井然有序地排班迎请住持和尚主持念佛开示。她们的法器梵呗,清净庄严,中规中矩。这时,住持和尚恍然大悟王居士多日来的一片苦心,内心深感惭愧。

后来,王居士披剃出家,就是日后有名的悦西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