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诸德福田经》

译者:西晋沙门法立、法炬·共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菩萨万人,大众无数,围绕说法。尔时天帝释与诸欲天子三万二千,各将营从,不可称数,来诣佛所,稽首于地,皆坐一面。

尔时天帝释察众坐定,承佛神旨,从座而起,整服作礼,长跪叉手,白世尊曰:“欲有所问,惟愿彰演垂世轨则!”佛告天帝:“譬如冥室,不求灯火,焉有所见?善哉问矣!吾当为汝分别说之。”天帝白佛:“夫人种德,欲求景福,岂有良田果报无限,种丝发之德本,获无量之福乎?惟愿天尊敷扬惠训,令此愚蒙福报无量!”天尊叹曰:“善哉,天帝!开意所问,法无上矣!谛听,善思!吾当具演,令汝欢喜。”天帝大众受教而听。

佛告天帝:“众僧之中,有五净德,名曰福田。供之得福,进可成佛。何谓为五?一者、发心离俗,怀佩道故;二者、毁其形好,应法服故;三者、永割亲爱,无适莫故;四者、委弃躯命,遵众善故;五者、志求大乘,欲度人故。以此五德,名曰福田。为良为美,为无早丧,供之得福,难为喻矣!”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毁形守志节 割爱无所亲

出家弘圣道 愿度一切人

五德超世务 名曰最福田

供养获永安 其福第一尊

佛告天帝:“复有七法,广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何谓为七?一者、兴立佛图、僧房、堂阁;二者、园果、浴池、树木清凉;三者、常施医药,疗救众病;四者、作坚牢船,济度人民;五者、安设桥梁,过度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饮;七者、造作圊厕,施便利处。是为七事得梵天福。”

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起塔立精舍 园果施清凉

病则医药救 桥船度人民

旷路作好井 渴乏得安身

所生食甘露 无病常安宁

造厕施清净 除秽致轻悦

后无便利患 莫见秽恶者

譬如五河流 昼夜无休息

此德亦如斯 终得升梵天

于时座中有一比丘,名曰听聪,闻法欣悦,即从座起,为佛作礼,长跪叉手,白世尊曰:“佛教真谛,洪润无量。所以者何?我念宿命无数世时,生波罗奈国,为长者子。于大道边,作小精舍,床卧浆粮,供给众僧,行路顿乏,亦得止息。缘此功德,命终生天,为天帝释,下生世间,为转轮圣王,各三十六返。典领天、人,足下生毛,蹑虚而游,九十一劫,食福自然。今值世尊,顾临众生,蠲我愚浊,安以净慧,生死栽枯,号曰真人。福报诚谛,其为然矣!”

尔时听聪以偈颂曰:

惟念过去世 供养为轻微

蒙报历遐劫 余福值天师

净慧断生死 痴爱消无遗

佛恩流无穷 是故重自归

于时听聪礼已还坐。复有一比丘,名曰波拘卢,即从座而起,整服作礼,长跪叉手,白世尊曰:“我念宿命,生拘夷那竭国,为长者子。时世无佛,众僧教化,大会说法,我往听经。闻法欢喜,持一药果,名呵梨勒,奉上众僧。缘此果报,命终升天,下生世间,恒处尊贵,端正雄杰,与众超绝,九十一劫,未曾有病。余福值佛,光导痴冥,授我法药,逮得应真,力能移山,慧能消恶。善哉福报,为真谛矣!”

尔时波拘卢以偈颂曰:

慈泽润枯槁 德勋济苦患

一果之善本 享福迄今存

佛垂真谛义 蒙教超出渊

圣众祐无极 稽首上福田

于时波拘卢礼已还坐。复有一比丘,名曰须陀耶,即从座起,整服作礼,长跪叉手,白世尊曰:“我自惟念先世之时,生维耶离国,为小家子。时世无佛,众僧教化。我时持酪,入市欲卖,值遇众僧,大会讲法,过而立听,法言微妙,闻之欢悦,即举瓶酪,布施众僧,众僧咒愿,益怀欣踊。缘此福报,寿终生天,下生世间,财富无限,九十一劫,豪尊荣贵。末后余愆,生于世间,母妊数月,得病命终,埋母冢中,月满乃生,冢中七年,饮死母乳,用自济活。微福值佛,开阐明法,超度死地,逮得应真。谛哉罪福,诚如佛教!”

尔时须陀耶以偈颂曰:

前为小家子 卖酪以自存

欣踊施微薄 得离三苦患

虽罪冢中生 饮乳活七年

因缘得解脱 归命圣福田

于时须陀耶礼已还坐。复有一比丘,名曰阿难,即从座起,整服作礼,长跪叉手,白世尊曰:“我念宿命,生罗阅只国,为庶民子。身生恶疮,治之不差。有亲友道人,来语我言:“当浴众僧,取其浴水,以用洗疮,便可除愈,又可得福。”我即欢喜,往到寺中,加敬至心,更作新井,香油浴具,洗浴众僧,以汁洗疮,寻蒙除愈。从此因缘,所生端正,金色晃昱,不受尘垢,九十一劫,常得净福,僧祐广远。今复值佛,心垢消灭,逮得应真。”

阿难于佛前以偈颂曰:

圣众为良医 救济苦恼患

洗浴施清净 疮愈蒙得安

所生常端正 殊异紫金颜

德润无涯限 归命良福田

于时阿难礼已还坐。尔时座中有一比丘尼,名曰奈女,即从座起,整服作礼,长跪叉手,白佛言:“我念先世,生波罗奈国,为贫女人。时世有佛,名曰迦叶,时与大众,围绕说法。我时在座,闻经欢喜,意欲布施,顾无所有,自惟贫贱,心用悲感,诣他园圃,乞求果蓏,当以施佛。时得一奈,大而香好,擎一盂水并奈一枚,奉迦叶佛及诸众僧。佛知至意,咒愿受之,分布水、奈,一切周普。缘此福祚,寿尽生天,得为天后。下生世间,不由胞胎,九十一劫,生奈华中,端正鲜净,常识宿命。今值世尊,开示道眼。”

尔时奈女以偈颂曰:

三尊慈润普 慧度无男女

水果施弘报 缘得离众苦

在世生华中 上则为天后

自归圣众祐 福田最深厚

于是比丘尼奈女礼已还坐。于时天帝即从座起,为佛作礼,白世尊曰:“我先世时,生拘留大国,为长者子。青衣抱行,入城游观,值遇众僧,街巷分卫。时见人民,施者甚多,即自念言:“愿得财宝,布施众僧,不亦快乎!”即解珠璎,布施众僧,同心咒愿,欢喜而去。从此因缘,寿终即生忉利天上,为天帝释,九十一劫,永离八难。”

于时天帝以偈颂曰:

德高无过者 开福塞祸元

圣众神足力 童幼发欢喜

效众悦意施 迁神典二天

自归世最厚 世世愿奉尊

佛告天帝及诸大众:“听我所说,宿命所行。昔我前世于波罗奈国,近大道边,安施圊厕,国中人民,得轻安者,莫不感义。缘此功德,所生净洁,累劫行道,秽染不污,功祚大备,自致成佛。金色光曜,尘水不著,食自消化,无便利之患。”

于是世尊以偈颂曰:

忍秽修福事 我人所不污

造厕施便利 烦重得轻安

此德除贡高 因解生死缘

进登成佛道 空净巍巍尊

佛告天帝:“九十六种道,佛道最尊;九十六种法,佛法最真;九十六种僧,佛僧最正。所以者何?如来从阿僧祇劫,发愿诚谛,殒命积德,誓为众生,国财、妻子、头目、血肉,以用布施,无恋爱之心。心若虚空,无所不覆,六度、四等众善普备,德慧成满,乃得为佛。身色紫金,相好无比;去来现在,无不照达;三界尊天,莫能及者;言信德重,震动天地。其有众生,发一敬心向如来者,胜获大千世界之珍宝矣!说三十七品、十二部经,分别罪福,言皆至诚,开三乘教,各得奉行,闻者欢喜,乐作沙门,信佛行法,志尚清高。众僧之中,有四双八辈、十二贤者,舍世贪诤,导世开福,天、人路通,众僧之由矣!是为最尊无上之道,诸佛、菩萨、缘觉、应真皆从中出,教化一切,度脱群生。”

佛说是时,天帝释众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不可计人得法眼净。于是阿难长跪叉手,白佛言:“此名何经?云何奉持?”佛告阿难:“是经名曰诸德福田,当奉持之。明宣经道,莫令缺减!”佛说经已,天帝释众、一切众会,莫不欢喜,作礼而去。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