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忍之人有大力量大能力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大安法师  2018/12/22

能忍之人有大力量大能力

“人”者,“忍”也

“忍”字从刀从心,“心”字上面一把“刀”啊!心是很敏感、很柔弱、很柔软的,结果在上面有把刀,这说明这样的心是很坚定的,有能忍耐力、有决绝力的。

所以这个能忍之人是有很大力量、很大能力的,一般的人是忍不了的,用佛教六度而言,就是“忍辱”。人最难忍的是侮辱,儒家讲“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把我杀掉,但不能侮辱我。

佛教进一步讲,有智慧的人连侮辱都能欢喜地接受。寒山、拾得两位大师的对话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个观点。

智者的对话

寒山云: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云: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拾得云: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且听我念偈曰:

……

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

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

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贫道不贫。

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办。

……

这是一忍到底呀!

所以说东方文化讲“忍”,是有深刻含义的,因为人和人之间都是业缘关系,你不能忍的话,这个业缘的因果会加重的!你若能忍,作还债想的话,就会回归到一种和谐的状态。

忍,既要“忍劳”,又要“忍苦”。

第一是“忍劳”

在伦常关系里,为人子,要代父母之劳;为人弟子,要代师父之劳。

而且这个“忍劳”啊,非常辛苦,白天黑夜地干,什么都干。还不能有怨气,得要有欢喜心、感恩心去做!“忍”,就是你要有智慧的心,来宁静地接受,这是忍劳。

第二是“忍苦”

有的人能忍“劳”,但忍不了“苦”。“苦”就是苦其心志啊,比如你干得很辛苦,别人还诽谤你,这时很多人就受不了了。

要任劳任怨啊,这个“怨”就是“苦”的一种情况。当你付出了很大辛苦,冲风冒雨干得很累,如果别人称赞一下,觉得很舒服。如果别人说:“你怎么这么卖力拼命啊,一定是为名为利吧?”很多人可能就受不了了,实际上就是要“忍”!

你忍劳忍苦,最终是为什么?是要担当“柱地撑天之事”!要担当起顶天立地的大事,你就得要用含忍、隐忍、大忍的这种心量、意志力、柔韧性来担当。

这就是孟子讲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增)益其所不能。”

你看历来建大功、立大业的人,都是受过很多苦的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修道开悟的人,也是历经创伤才能达到啊!就像王阳明这样天资聪颖的人,也正是因为坎坷、苦难,才使得他在龙场开悟了啊!

所以当有苦难现前的时候,别人的诽谤现前的时候,你一定要忍得住啊!

成大业的人都很能“忍”

比如韩信,遭胯下之辱,没有心量的人,是忍不下来的。一个杀猪佬,看到韩信佩把剑,说:“你虽然是个大个子,还喜欢腰佩刀剑,但其实内心胆怯。你如果不怕死,你就用剑刺我;如果怕死,就从我的胯下爬过去!”面临这样的选择,要么用剑刺他,要么就从他胯下爬过去。

一般的人可能就会怒发冲冠地说:“我就跟你干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叫血气之勇、匹夫之勇,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后来拜将封侯的韩信了。

韩信盯着这个人看了好一会,选择了从他胯下爬过去。这就是能做大事业人的心量,如果没有这一点,他一定动手,那个杀猪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韩信可能就会坐牢甚至被问成死罪了。

所以这个忍劳、忍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啊!现在的教育都是竞争,都是吃不了一点亏啊!

古人说“吃亏是福”啊,你为别人劳作,为别人服务,做义工,扫地,刷盘子,就是在修福报啊!而且你要以欢喜心去做,表面上好像是吃亏,其实以后你是要得大便宜的!你动心忍性的力量就会现前了。

“忍”从同体的至诚心里发出来才有力量。

不是从仁义之心里出来的“忍”不是真忍,实际上他也忍不了,一定是血气之人!我跟你对着干,你骂我一句我要还你两句,你踢我一脚我要打你两拳,你给我两棍子我要给你一刀!就是这样,不能忍的人很可怜。

《人字发隐》的缘起

再跟大家讲讲印祖作《人字发隐》的缘起,可能更能帮助大家理解这个“忍”字。

1938年,印祖78岁的时候,一个皈依弟子——彭孟庵,为避战乱,带着儿子来到了灵岩山。

大家想一想,那是怎样的时代背景。1937年日本军队和中国军队在上海大会战,随后日军占领上海,紧接着苏州沦陷。战乱中老百姓很受苦,苏州当时是十人当中七人逃跑,占百分之七十的人都逃跑了。

彭孟庵的儿子叫彭兆农,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也皈依了,法名开本。他住在寺院呢,跟同寮房的人闹意见,有点小事不和睦就生气。

这个事情被印光大师知道后,就把开本叫到面前,和颜悦色地教育他。告诉他做人要以“忍”为主,要做到“忍”。为此印祖说了一件他自己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印祖说他那时还没有开本大,按村里的习俗,一般秋收之后就会请戏班子来唱戏,以感谢神。印祖呢,就提前搬了一个椅子在戏台前面正中的地方摆好,准备看戏。

但还没等印祖坐下去,村里同姓的一个小青年就过来了,态度很粗暴,厉声说:“这把椅子是谁放的?”印祖说:“我。”“我”字话音未落,那个小青年的两道耳光就上来了。印祖顿时头痛欲昏,眼花乱灿。然后小青年又把印祖的椅子给抛到数尺外去了。

碰上这桩事情,当时还很小的印祖是怎么处理的呢?他忍下来了,一声不吭,忍痛吞声地坐到旁边去了。

印祖回家后没有跟父母讲,他怕父母爱子心切,也许可能会跟那一家人发生口角,产生更大的问题,所以就忍下来了。这件事情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

印祖从此益知自励,不敢稍有疏忽。随着印祖渐渐长大成人,全村人对印祖都很赞叹。

有一天,那位很粗暴的人在途中遇见印祖,迎上来笑着请他到家里坐。而印祖也是笑着答应了,二人和好如初。

印祖说这件事,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在这件事中,他固然是示弱了,但弱又何妨呢?

印祖对开本说,希望你能学我的“弱”(就是做人一定要忍,忍是做人之道),而不要将新名词“竞争”二字,奉为神圣不可侵犯。

过了几天,印祖就写了意义深邃的《人字发隐》来劝诫世人。

所以做人一定要有这种“忍”,才能够担当大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