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畜牧大亨不敢吃自己养的牛肉

发布时间:2015/12/29

【导语】霍华·李曼,一位曾经拥有上万亩农场以及数千头牛只的美国畜牧大亨。1996年,他在热门的「欧普拉脱口秀」中,揭露肉品背后鲜为人知的红色档案,并预言造成许多人畜死亡的狂牛症,即将袭卷全美。当晚他震醒了无数观众,一夜之间肉品滞销,许多人因此成为素食者,但也激起德州畜牧业者恼羞成怒,控告李曼和欧普拉违反了「诽谤食物法」!

美国畜牧大亨不敢吃自己养的牛肉

我是一个第四代的酪农业者兼农场主人,在蒙大拿州一个酪农场里长大,并且在那儿经营一家肉畜养殖场达二十年之久,关于这个国家的牲口是如何被饲养长大,肉类又是怎样被制造出来,我可是知道得比谁都清楚。

如今,我是国际素食联盟的主席!

当然,我也曾经跟旁边那个家伙一样热爱享用我的牛排,不过,如果你和我一样清楚知道这些牛排是由什么变来的,以及牠们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你大概就会和我一样成为一位素食者了!还有,不管你相不相信,身为一个完全不碰任何动物性食品的纯素者,现在的我比以往享受到更多「吃」的乐趣。

如果你是一个身在美国的肉食者,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你跟你所吃下肚的牛其实有着某些共通点,那就是——牠们也吃肉!

当一只牛被屠宰时,牠全身大约有一半左右的重量不会进入人类的肚子:包括胃肠、内脏、头部、四蹄、角,还有骨头和血。这些人类不吃的部位都被倒入牲畜处理的巨型研磨机中,此外,凡是农场里发现生病的牛或其牠牲畜,下场也是一样,只不过病畜是整只一起丢下去。牲畜处理是一个年营业额高达24亿美金的产业,每年要处理2,000万吨重的动物死尸。在美国,动物的尸体不论是被瘟疫蹂躝得多么面目全非,或是被癌症折磨得多么不成兽形,还是多么极尽的腐败肮脏,牲畜处理业者都会张开双臂欢迎牠们。除了农场牲口外,牲畜处理业者的另一个主要处理对象,就是安乐死的宠物——每年都有600万到700万的猫咪和小狗在动物收容所里结束生命。最后, 巨型研磨机里的成员还要加上被动物防制机构捕捉并安乐死的动物,以及捕狗大队沿街捕杀的牺牲者。

1997 年8月,牛只海棉样脑病变(即俗称的狂牛症)疫情逐渐扩散,为了因应民众日益高升的惶恐,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新法规,明文禁止用「反刍蛋白质」(以反刍动物炼成的蛋白质)来喂养反刍动物,因此,就这道禁令被实际执行的程度来看,我们再也不能把牛变成「同类相食」的动物了!牠们将不用再吃牛、棉羊或山羊的尸体,不过牠们仍然狼吞虎咽着与自己同种的动物尸体所磨制的饲料,包括死马、死狗、死猫、死猪、死鸡、死火鸡,还有牠们的血和排泄物。全美国9,000万只肉牛里,大约有75%的牛仍旧被喂以动物尸身加工炼制的饲料来「加强营养」。

在饲料中掺用动物的排泄物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因为牲口业者发现,要处理他们产业每年所制造的1.6亿吨牲口废物,这是最有效的方法──阿肯色州的农场每年平均要喂牛吃超过50吨的鸡粪。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曾报导过一个阿肯色州的牧场主人,说他最近才购得一批由当地鸡农在鸡舍地板上收集到的鸡粪,重达745吨!他把这些鸡粪和少量的黄豆壳混合后,喂给他的800头牲口,好让这些牛能够「肥得像一颗颗奶油球!」他进一步解释道:「如果我没有这些鸡粪,就得卖掉一半的牲口,因为其牠的饲料实在太贵了!」了解了吗?如果你是一个肉食者,这就是你的食物所吃的东西!

吃下生病或不健康动物的肉,对人类致病的程度有多严重,我们所知并不完全,但我们清楚知道,有些疾病(例如狂犬病)的确会经由宿主动物传染给人类;此外,一般的食物中毒多由常见的「出血性大肠杆菌」这类微生物所引起,只要食物受到排泄物污染,就会造成中毒,每年平均有9,000个美国人因此死亡,而大约有80%的食物中毒事件是由腐败的肉类所引致。如今,我们还知道,狂牛症不仅能「跨物种」传染,还能在人体内创造出新的变种病菌,引发足以破坏脑部并致人死命的贾库氏症(就是人类狂牛症)。

有趣的是,如果你敢在这个国家里说出事实,那就等着吃官司吧!1996年4月,我坐在「欧普拉。温芙蕾脱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的录像舞台上,看着满满一摄影棚观众的震惊表情,因为他们有生以来头一次听说我们正把牛变成同类相食的动物。「现在,」我解释道:「我们正走在英国走过的同一条路上——花十年的时间把狂牛症当作公共关系议题来讨论,而不是针对牠作些实际的应对处理。

在美国,每年有10万头牛在前一晚还好端端的,第二天一大早却被发现暴毙在牛舍中,这些牛大都被磨成粉末,然后再喂给其牠的牛。这其中只要有一只是狂牛症患畜,就可能传染给数以千计的其牠牛只。」欧普拉自己也是大为震惊,只能简单的说:「牛是草食性动物,牠们不应该吃其牠的牛……这让我再也吃不下任何汉堡了!」

当天舞台上,坐在我旁边的是「全美牛肉生产者组织」的代表盖瑞? 韦柏 博士(Dr. Gary Weber),他负责向阅听大众保证我们的肉类绝对安全。我对这家伙感到有些抱歉,因为当天他几乎完全没有施展的余地,他无法反驳我所提出的「我们一直都在喂牛吃牛肉」的言论,只能指着一位不断喘息的观众说这个问题不适合拿出来吓人,希望藉此淡化这个事实。后来在进广告的休息时间里,他私下告诉我说他同意我的话,我们的确不应该把磨碎的牛尸加到动物饲料里。

然而,到了6月初,一群德州的畜牧业者还是提出了一纸告诉,被告除了我之外,还有欧普拉和她的制作公司「哈珀传播公司」(Harpo Productions),控诉的罪名是「毁谤食物」!看来德州的畜牧业者和德州农业部显然是认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保障言论自由的规定,并不包括允许人们说一些关于牛肉的坏话。由于牛只期货市场价格明显下滑,原告控诉我「散发诋毁牛和牛肉的言论,致使他们遭受耻辱、困窘、自尊心受损,以及精神上的痛苦和极度郁闷」,而根据德州的「诽谤食物法」,搜证的重担基本上是属于被告的责任。

1998年1月,德州阿马利罗镇召集了一支陪审团,要在众多法案中决定我的言论是否有违背「合理确实的科学研究、事实或资料」——这是衡量证据的标准,不过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是,科学界本身对许多重大议题就存在有许多岐见争论,这些岐见现在当然也存在于狂牛症事件中。

陪审团没有接受他的逻辑。1998年2月,经过长达六个小时的讨论,陪审团认为我们不需要负诽谤罪名与赔偿责任,漫长的审判终于宣告结束。

身为一个曾经被控为「食物诽谤者」的人,我可以告诉你,在这场荒谬的法律诉讼背后,隐藏着一个丑陋的事实。美国人从小的教养让他们相信有人会为他们的食物安全把关,令人恐慌的真相是,负责确保我们食物质量的是美国农业局及食品药物管理局的责任,这些官僚体系不但效率低落,而且其行事一向被认为不像公仆,反而更像是肉品及乳品工业雇用的员工。

我从一个肉畜养殖业者变为畜牧业的复仇女神的过程,是一段非常奇特的旅程,牠带我离开阉割小牛的生活,去体验华盛顿政治圈的挫败险阻;让我从高科技农业的拥护者摇身变为其执业者的控诉对象。

我不会假装了解旅途中每一次冲击的意义,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前半段旅程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可以非常确定的说:这条路上所有的路标都与我的健康有关。每次我以直觉作出一个能促进身体健康的决定,都像是一道灿烂照耀的光明,引领我走向一条最后证明是棒极了的康庄大道。

我写这本书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与大家分享我所学到的经验——对我们个人健康最好的选择,最后如何变成对我们所居地球最好的选择。

虽然有太多美国人遇到的第一个关于自身健康的抉择,就是非常严苛的问题——要做心血管外科手术还是血管清理术;或是选择化疗还是放疗,然而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在有意或无意间做许多选择,这些选择会决定我们将通往那痛苦的抉择,还是另一个更幸福的结局。当然,我们的每一次选择,也都决定着这副身体将得到什么样的养料。

要如何确定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呢?那就得从认识事实开始了!

摘自《红色牧人的绿色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