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开示养生之道

发布时间:2014/01/12

印光大师开示养生之道

印祖推崇面食,对豆子、豆油也特别提倡。并提出,保养的办法并不是像世人尤其现代人这样山珍海味、人参鹿茸的大补特补,而是应以合理的素食配合寡欲的生活方式,这对现代人来说无疑是重要的启示。

另外,至于印祖自己的饮食习惯,我们从他赴上海参加护国息灾法会前,给屈文六居士的信中可窥一斑:

“光(自称)来时当带一茶头,凡饮食诸事,归彼料理。早午晚三餐,在房间独食。早粥或馒头或饼,只用一个。午一碗菜,四个馒头。晚一大碗面,茶房会说。光数十年吃饭不剩菜,故只要一碗菜,吃完以馒头将碗之油汁揩净。切不可谓菜吃完为莱少。此外所有络络索索的点心,通不用。七圆满,亦不吃斋。即会中办斋,光亦不同吃,无精神相陪故。”

印祖不提倡过午不食,因为在家人俗物繁忙,容易因非时食而造成胃肠毛病。至于修行人过午要不要吃饭,应根据各人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

先后天衰弱,当以善于保养为事。若欲靠食物滋养,食素人宜多吃麦。食麦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数倍。光吃了面食,则精神健壮,气力充足,音声高大。米则只可饱腹,无此效力。麦比参力尚高数倍。有钱人服参,乃是钱无处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补人也。[1]

又大磨麻油,亦补人。小磨麻油,以炒焦枯了,力道退半。人但知香,实则是焦味耳。莲子,桂圆,红枣,芡实,薏米,皆可滋补。岂必须血肉,方能滋补乎。总之皆不如麦之力大。如不能吃,则兼带著吃。久则自知,亦自好吃矣。[2]

吃鸡卵之偈,乃妄人伪造,不可依从。[3]

保养之法,第一是寡欲。若不知好歹,任意嫖荡,则死期将至,仙丹亦不灵矣。即不嫖荡,自己室人,亦须相与说其保身之由,暂断房事一二年。否则或半年一相亲,或一季一相亲。倘日日行房事,则精髓枯竭,不死何能。[4]

节欲之人,所生子女,体壮少病,易于成人。多欲之人,或不能生,以精薄故,不能受孕。纵或生子,或即夭亡。即不夭亡,亦残弱无所成就。[5]

汝不知已娶妻乎。若未娶,且缓娶。若已娶,决须暂勿同房,以期身体复元耳。此光切实为汝之言。汝能善体光意,自可福寿绵长,子孙发达矣。[6]

【注】

如果身体先天和后天衰弱,保养则尤为重要。印祖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诫众人,在食物方面,应该以食小麦面粉为主。和吃面相比,吃米饭则仅仅可以充饥,但是不能对气力、精神有太多的滋养。麦子对身体的作用,甚至高于人参许多倍,所以有钱人吃人参,本意是在花钱而已,不是人参真能补人。

芝麻油,北方叫麻油,也可以补人。这种油属于半干性油,根据制作工艺有大磨、小磨之分。现在人喜欢吃的是小磨麻油,因为更香。但是印祖指出,这种香味其实是糊味,营养价值比较低。另外,莲子、桂圆、红枣、芡实、薏米也可以补人,何必要血肉浓羹呢。不过,以上这些东西,都没有麦子好。如果不习惯专吃小麦,可以兼带着吃,时间长了就会有效果。

历史上有人伪造《鸡卵偈》,认为吃鸡蛋是不违背戒律的,甚至还是为了鸡卵好,因为孵出小鸡后,长大后还得被宰杀。但是,印祖在《文钞》里多次批驳这一谬论。并指出,“凡属有知觉者,皆不宜食,虽无知觉,然有生机,如各种蛋,亦不宜食。牛奶食之无碍,然亦取彼脂膏,补我身体,亦宜勿食”(《印光大师文钞续编·卷上·复鲍衡士居士书》)

保养身体,饮食不过是一方面而已,最重要的是寡欲。如果任意邪淫、行淫,即就是吃仙丹也救治不了。对于合法配偶,也需要告知对方行淫的害处,最好断掉房事一二年,或者半年行一次,或者三个月行一次。如果天天行淫,则必死无疑。

少欲的人,生的子女体格健壮,很容易养活。多欲的人,由于精薄,可能很难受孕,即使受孕,生下的孩子也是早夭的多,即使能养活成人,也多半残弱无能。

蔡契诚居士在书信中未说明自己是否娶妻,所以印祖告诫这位居士,你身体不好,如果没娶妻,就延缓些时日,如果娶了就暂时断掉房事,身体自然就恢复了。文中的“光”是印祖的谦称。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