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地凡夫如何能感通上佛中之王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大安法师  2018/06/13

薄地凡夫如何能感通上佛中之王

我们这样“染污于三惑的薄地凡夫”,怎么能够顿然地感通上智慧圆满、被称为佛中之王的阿弥陀佛呢?怎么可能当生就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呢?怎么可能一到极乐世界就横截了五道、离开了轮回,成为三种不退转的阿鞞跋致菩萨?

这种超越性是跨度很大的,怎么才能做得到这一点?难信也难信在这里,业力凡夫怎么可能到极乐世界的实报庄严土去呢?

这里有一个深妙的道理,要从法性上去谈。《华严经》讲“心佛众生等无差别”,众生的法性跟阿弥陀佛的法性是平等不二的。这里就据天台宗一家所立之论来谈。

众生的法性也就是佛性、如来藏性、一真法界,它有三个层面的表述:性量、性体、性具。

什么叫“性量”?就是法性的量之相状。众生的法性之量是“周遍于十方、亘彻无外”的。

“周遍于十方”是从横的方面来说,众生心性横遍十方。阿弥陀佛的心光遍一切处,众生的心性也遍一切处。“亘彻无外”是从竖的方面来说,众生心性竖穷过去、未来、现在三际。

既然我们现前一念心性周遍十方、竖穷三际,那十方有无量无边的刹土,十万亿佛刹之遥远的西方极乐世界也在我等众生心量之内,不在之外。

所以,虽然极乐世界从事相上来说很远,但实际从性上来说很近,“阿弥陀佛去此不远”。乃至于有一个临往生者看到极乐世界就是在屋子的角落里,“乃至一隅”。

众生介尔一念的心性就有这么的广袤!极乐世界不在我们的心性之外,这是从“性量”去表达。

第二个层面的表述是“性体”,就是法性的体性。它是离四句、绝百非,离一切世间语言、概念所表达的范围的,叫“常住坚凝”。

“常住”,涅槃常住、法性常住,超越时间;“坚固凝然”“清净皎洁”,都在表明这种不生不灭的一真法界的体性。

阿弥陀佛的般若智慧圆满,断了一切烦恼习气,他所证得的觉体,也是一切众生所本具的。所以《华严经》常常说,一切菩萨圆满成佛所证得的,就是我等众生介尔一念的体性。

“性量”是代表心性的真谛(空性),“性体”是代表圆教的中谛(空有不二的法性)。“空”是无佛无众生、常清净无相,这种境界是没有办法用心意识思惟、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的,这些是非常形而上的。

第三层面的表述是“性具”。天台家将“性具”作为传佛心印最核心的一个概念。“性具”是什么意思呢?一般是指我们本有的真如法性圆具十法界,一念三千。

这个“性具”,即“理具三千”,事造,即“事造三千”,都是天台宗很核心的概念。一般谈“性具”,天台家是谈“性具善恶”。

我们一般理解众生“性具”为本性具足佛性,这大概都没有看法,都会同意。但是,说我们的法性里面不仅具善,还具恶,这就有点骇人听闻了,而这恰恰就是天台家认为揭示真性的奥妙所在,成为它的独具家珍。

天台家从智者大师到四明尊者,再到传灯大师,不断地谈“性具善恶”的问题,传灯大师还特别写了一本《性善恶论》,这本书写得非常好。

天台宗讲“性具”是具善恶,这是从一心具足十法界来说的。

怎么理解这个善和恶呢?就是十法界当中,唯有佛法界称为善,九法界都称为恶。这么理解,当然众生都具善,具善就具足佛性,具恶也具足九法界性。十法界是一个隐显关系。

讲性善性恶是从性德方面来说的,同时又界别了一个层次,叫修德。在修德层面是修善还是修恶,就决定了十法界哪个法界现前。

所以,“修”是从缘起法来说,“性”是从真如界来说。本具佛界就为性善,本具九法界就为性恶。

一个初发心菩萨通过修行六度万行,修行圆满,修成了佛界——佛法界,就说明他修德方面是修善;如果他放逸自己,修成九法界,就叫修恶。

我们一般认为,众生的心性只是具善,而不知道这个本性也具恶,然后就有取舍之情——对佛法界有所取,对九法界有所舍。

但实际上大乘圆教是谈什么呢?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它是平等不二的。“性具善恶”包含度众生的方便,可以援引九法界修恶之人,不需要有大的转换,通过修恶能够通达到性恶,性恶实际上就是佛性的另一个表达。

性恶通达到性善,就是可以任运地摄受佛界的性善。从这个界面来打通,就作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一个妙门。

这个道理在《维摩诘经》《楞伽经》《楞严经》里面都有表达。方等时的经典《净名经》(《维摩诘经》)讲,菩萨“行于非道”“通达佛道”“自度度生”,常常是用性恶法门。

比如莲华常常长在卑湿的淤泥里面,而不是长在高原陆地上。淤泥就是众生的烦恼,一切烦恼是如来的种子,众生只有在烦恼当中才能生起正觉的莲华。这里很有生命的辩证法。所以,诸佛菩萨就常常用性恶法门来度众生。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里面有三个例子。一个是参婆须蜜多女。婆须蜜多是一个妓女,代表贪欲。她住在哪里?住在险难国宝庄严城。说明这个贪欲就像险难,但能够越过它,就能进入宝庄严城,这个名称都很有喻意。

婆须蜜多女招引了很多有贪欲心的众生到那里,但是这些众生一看到她的面容,听到她的音声,跟她握握手,拥抱她一下,马上就能离开贪欲。所以,这位菩萨是证到了离贪欲际解脱门。

另一个例子是参无厌足王。他是一位国王,所统治的国家有很多犯罪的人,他治罚罪人的方式非常刚猛。有很多的狱卒将这些罪人抓过来,或者砍手,或者剁脚,或者挖眼,或者投到悬崖下面。

当时善财童子一看:这不是魔王吗?这么伤害众生,这哪是善知识啊?就生起了很大的反感。这时有天人在空中提醒他:要相信善知识善巧方便智不可思议,你不要怀疑。善财童子才向他顶礼,说:“我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未知菩萨如何学菩萨行?如何行菩萨道?”

无厌足国王就带着善财童子看他的宫殿,看他住的地方,非常地庄严。然后,无厌足国王说:“如果我是残忍的人,伤害众生的人,能有这么庄严的环境吗?”他接着说道:“我所证到的是如幻解脱。”那些恶人都是他变化出来的。

原来这个国家的很多众生都造作十恶业,无厌足国王为了使他们改邪归正,就变化出了一些恶人来惩治,让他统治下的国人害怕,能够修十善业,是这么一个解脱门——如幻解脱。这是用瞋恚治罚众生的性恶法门,以此幻象来度众生。

第三个例子是参胜热婆罗门。胜热婆罗门是一个外道,他修“刀山火聚”“五热炙身”,就是爬到高耸的用刀合成的山上,然后再跳到下面燃起的大火里去。

善财童子一看,也生起了很大怀疑:得人身很难,怎么让我爬刀山,跳到火里去?这是不是魔变化出来害我的命的?

这时候,虚空当中的大梵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化乐天王、龙王告诉他:你不要怀疑,这位婆罗门放光照触我等过来登刀山,下火聚,我们得到了这个法益那个法益。

这让善财童子生起了信心,就也登上刀山,跳到火里。还没等跳到火中,中途就得到一种三昧;再接触到火,感觉很清凉,又得一种三昧。所以,胜热婆罗门是证到了菩萨无尽轮解脱。他是以邪见的方式在度众生。

以上三个例子是用贪、瞋、痴这三种方式来度众生。贪欲、瞋恚、邪见属于修恶——修德层面的恶,但是通过修恶,婆须蜜多让善财童子及其他接触她的众生,得离贪欲际解脱;无厌足王是以瞋恚的修恶,得到了如幻解脱;胜热婆罗门以邪见的修恶,让众生得到般若的智慧。

这些善知识由于在因地当中了达修恶即性恶,性恶跟性善可以融通,所以就能够任运地摄得佛界性善。

这些善知识是以行于非道来悟道、证道的,再用这样的方法——性恶法门来度众生。

所以,“性具”是天台家极具特色的极则之谈。传灯大师说:从“性量”的角度来谈,西方极乐世界不在众生性量之外;从“性体”的角度来说,阿弥陀佛所证的觉体跟众生的心体无二无别。

虽然了解了性量和性体,但如果不知道性具法门,说“无外”还是不彻底的,最终还是成为“有外”,还是在心性性量之外。虽然说阿弥陀佛所证的跟众生本具的“无有差别”,但如果不了解性具法门的这种圆顿的道理,最终还是成为“有差别”。

为什么这样说呢?“性量”“性体”的德用为什么能够周遍十方,为什么能够清净皎洁?就是由于有“性具”这个圆顿的道理存在。

我等众生“性量”“性体”的德性,就是以我等众生“性具善恶”的这个道理作为根本的。

性量、性体、性具,这“三性”的宗旨在《净土生无生论》里面有详细的发明。这部论被蕅益大师选进了《净土十要》。据记载,传灯大师开《净土生无生论》法会之时,天乐盈空。直到讲完了,音乐声才消失。这说明天人是来供养、来听这个论的。

《净土生无生论》谈到三性的关系:“性量”表达真谛,是无相的;“性具”十法界属于俗谛;“性体”统摄真谛和俗谛,为中谛。

佛在《楞严经》中也用三性来处处指点如来藏性,在十八界(六根、六识、六尘)、七大(地、水、火、风、空、见、识)中一一指点。

比如佛说六尘中的色法:“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佛在讲十八界、七大时,最后都有这句话,就是用三性来指如来藏。

七大、十八界都属于“性具”,众生一切法都具足。清净本然叫“性体”,周遍法界即“性量”。

了解这些,对于我们理解《佛说阿弥陀经》以实相印为正体很有帮助。而这个实相印表达的就是众生的法性。

众生法性从性量、性体、性具三个界面来表达,就能加深我们对净土法门这种大乘圆教奥藏秘髓的把握。

所以,谈体性是非常形而上的,但是对我们植下净土的深切信根,是很有帮助的。这也就是为何我们现为恶业凡夫也能感通上悲智圆满的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