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公益皈依佛法的他,为何却痛失爱子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印光大师  2019/01/09

热心公益皈依佛法的他,为何却痛失爱子

接到了你写给明道法师的信,悉知你的第三子,年纪才二十岁,却忽然夭折,对此我不禁非常地感慨叹息。何况你已经教养他许多年了,花费了很多的精力、钱财,心中怎么能不感到悲伤呢?

虽然遭遇了这样的不幸,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一向热心公益事业,皈依佛法,却为什么得不到佛的保佑呢?”,而为此怨天尤人。

你必须要懂得,我们从无量劫以来,生生世世所造的恶业无量无边。或者我欠他人的债,或者他人欠我的债,或者我欠他人的命,或者他人欠我的命;因为彼此之间有欠债、欠命的关系,所以导致生下来的儿女也种种不一:有来还债的,有来讨债的,有来报德的,有来报怨的。

虽然你在今生做每件事时的发心都非常得好,但是,你哪里有可能多劫多生以来,都通通没有罪业呢?

所以说,当人遇到有不如意的处境、遭遇的时候,只可以发忏悔罪业的心,不可以生出怨天尤人的想法。如果能够发起忏悔心,不怨天尤人,就是所谓的逆来顺受,那么后来的福报,会大得实在难以测度。

你的这个儿子,大概是讨债而来的,因为此时债已经讨足,所以立刻就去世了。你对于债主的离去,不但不产生解脱恶业牵累的想法,反而生出怨天尤佛的心念,这就是颠倒妄想了。

民国八年,北通州的王芝祥,字铁珊,有一个很聪明、很孝顺的儿子。大儿子有神经病,所以铁珊心中希望这个儿子可以承继家业、光宗耀祖。这个儿子在二十一、二岁时已经娶妻,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一天,这个儿子突然病重即将死去。铁珊非常痛苦,对他呼喊道:“某某,你既然来做我的儿子,为什么这个时候就要离去?!”他儿子瞪大愤怒的眼睛,用广西口音说:“我哪里是你的儿子,我就是那第十四个人!”。说完了就死去了。

原来,铁珊先前在广西当兵备道(译者注解:兵备道,是明、清时,在各省重要地区所设的整顿兵备的官员。)的时候,设计杀害了投降的匪徒头领共十三人。铁珊先用极其厚爱的方法安慰他们,请他们吃饭,还请了有显赫名声的人坐陪,犒赏他们每个人二十四块银元。并对他们说:“白天我非常忙碌,来不及与你们详谈,等到晚上过来,自当给你们各自安排职务。”

这十三个人,不知道是要杀害他们,反而拉了一位与他们有深交的朋友一同前去,想要靠自己的情面,求铁珊也派给这位朋友一个好差事。

等到晚上,他们应约前来铁珊的府衙,就进一个门关一个门,而且铁珊还事先在客厅埋伏下士兵。这些人来到客厅后,铁珊就抽出佩刀砍杀,伏兵也一同出来,杀了他们,总共获得了十四个尸首,也不知道多出来的这个人是什么姓名。铁珊哪里知道,这第十四个人竟然投胎做了自己的儿子,白白花了二十多年的心血,来辛劳的养育教导,到死时反而瞪大愤怒的眼睛呵斥铁珊,不认他是父亲。

大体上,世间儿女和父母的因缘,总不出讨债、还债、报恩、报怨这四种。你这个儿子是属于你过去世欠他的债、来讨债这一种,因为你欠他的债务已还清,所以他就马上离去了。相反,假如是来还债或报恩的,你才能得到他的孝顺和奉养。

而且,你已经皈依佛法,必须明白世间事事无常的道理;如果不尽全力念佛、求生西方,将来就会随着业力轮回在三途六道之中,什么时候才能终止呢?而今通过这个孩子的离去,你就更应当懂得,世间的一切事都不能倚靠,只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是我们一切众生的最大倚靠。

从现在起,要发感激心、发精进心,用自己所作的种种功德以及念佛的功德,全部都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你能够这样做,那么这个儿子的死,就是在警策你,以免你被世间的福报、亲人所迷惑,而不能生出厌离娑婆的心,更不能生出欣求极乐的心。

所以,用这件事狠狠地给你当头一棒提醒你,而你却不从自已往昔因果上面体会体察,却反倒生出了怨天怨佛的种种愚痴想法,这样就成迷失根本、追寻末节,不知道自己反省觉悟了。

世间人往往对于自己所作的功德,想方设法地夸耀;而对于自己所作的罪过,却想方设法地宽恕。哪个人没有罪过?暂且不说过去世,就拿现世来说,杀种种的众生以满足口腹之欲,它们哪里会像草木、石头一样不知道疼痛、不愿意生存,而心甘情愿被人杀了吃掉呢?你既然杀它、吃它,它将来必定也要杀你吃你。

人的一生不知吃了多少生灵,哪个人敢说大话:“我一生并没有罪过,却为什么受到上天不合理地处罚呢?”

所以说,普通人总是不认为自己有过错,而圣人却总是不认为自己有道德。正因为不见自己有过错,所以才罪过堆积如山;正因为不见自己有德,所以才道德比天高。

你现在不要像不学佛的愚痴之人一样看待问题,应该尽全力行善,认真念佛,把所有一切利益人的善事功德,全部都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你能够这样做,那么,你这一生的心行,就和圣贤的心行相吻合了。等到了临终时,一定能承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就到了收功结果的时候了。如果不往生西方,那么所作的善业,迟早都是在轮回之中受善报;而所杀害、吃掉众生的恶业,将来也很难不偿还,这是非常可怕的。

复德畅居士书(白话译文)